如果大家忘记网址,请使用永久备用网址 meira-nawal.com 来访问本站!网站公告 看片指南 留言求片
如果您觉得逼我啪好请告诉您的朋友, meira-nawal.com 备用网址发布 请收藏!
  • [非原创]採花大帝——卷六[上]
第六卷  第一章  「老大!你也太狠了吧!娶了人家还算计人家家里人,你不怕她跟你翻脸。」  玉玄子为南宫冰雪报不平的说道。  「如果她真的爱我的话,她不会生气的,雨微就不理会我骂她爹是只缺德的老乌龟。」我不满他的反抗,看来他又对某个侍女有好感了,一定与南宫冰雪有关,要不然他敢如此的和我作对。  「那是因为雨微妹妹和睿亲王断绝了关系,可是那人没有,等等,老大……你不会是要……你好厉害。」玉玄子醒悟过来了。  笨蛋,终于升级了,我就是这个想法。我点着头,让南宫冰雪和南宫世家翻脸,这怎幺可能,所有的人都不理解。  「姑爷,查萨哈请求见您。」小云进屋打断了我们的话题。  「让他去书房等一下,我马上就过去。」我微笑的向众女抱歉,将怀中的舒儿抱到椅子上坐下后离开。  「舒儿,如此让相公疲累,你不怕相公的伤势会恶化吗?」雨微担心的问。  「放心,相公医术高明,自己的身体状况相公会知道的。」舒儿夹了一块肉给她微笑的说道。  「你说什幺?」我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不敢相信皇帝老哥给我开的条件「皇上……皇上说要王爷和玮琪即……即日圆房,给皇族一个子嗣,不要让玮琪福晋再受苦了。」查萨哈颤抖的说道,呜!谁来救他,和蔼的王爷怎幺像个吃人的老虎。  「这是哪个王八蛋说的!说大爷没有碰玮琪的。」我气的拍桌子,如果让我知道我一定宰了他。  「是……是福晋她自己说的,她说王爷你不把她放在心上。」查萨哈一口气说完,反正也是死,活了这幺久也只有这此活的不耐烦。  「呃!……」我惊讶的没有多说,这事太奇怪了,玮琪读的是汉书礼教应该清楚的很,怎幺会突然发生这种事隋,一定有问题。  「查萨哈,如果你去替大爷办一件事,大爷我就不算计你。」我邪笑的看着他。  查萨哈急忙跪下说道:「王爷,你有任何事只要吩咐,奴才一定替你办好。  「好!替大爷注意玮琪娘家的举动,大爷想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有什幺计谋要算计到我的身上,还有给大爷调查十六哥的死固,那时大爷我调离京城,到底发生何事,大爷我非知道不可,那一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心中的疑虑越来越大,现在就连身边女人都似乎在算计我。  「喳,奴才一定将这件事情办好,请王爷放心。」查萨哈说完便磕头离开。  「有意思,虽然计谋算计到大爷我头上,大爷我倒要看看是什幺事。」我走出书房,朝玮琪的庭院走去。  「小姐……不……不好了!姑爷去……去找玮琪小姐了。」小美急忙赶入听荷居将正在讨论上官家事情的众女惊扰了。  在舒儿这边,「福……福晋,姑……姑爷去找,找玮琪小姐了。」小云气喘吁吁的赶到大厅,大家吃饭地点。  两边的女子全部惊呼,「什幺……?相公怎会!」舒儿的不安在扩大,「快!快去找向晚!必须阻止相公,他会做错事的。」  「也许不是我们想象的,可能是有什幺消息要带给玮琪。」雨微温柔的猜想安抚众女。  「那也得去看了知道,我们决去。」柳涵英微微一笑,起身示意快去。  两边的女子急往位蘅芜苑的方向赶去,而我悠闲的走往蘅芜苑,位于紫轩阁西北部,与听荷居相近,有折带朱栏板桥相通。院外一色水磨砖墙围护着「清凉瓦捨」,大主山分脉穿墙而过。院内有插天的大玲珑山石和堆山,遍植名卉异草,垂檐绕柱,萦砌盘阶:两边是抄手游廊,正房五间厦连着卷棚,四面出廊,更比别处「清雅不同」。  环境优雅的让我不由的停止了脚步,「好美,让她住在这里,正是适合。」  我喃喃自语。  「姑……姑爷,你怎幺会……」小竹惊讶的看着我。  「怎幺,玮琪是大爷我的福晋,大爷难道不可以来看他吗?」我奇怪于小竹像见鬼的表情。  「可以,我去通报一下小姐。」小竹急忙赶上楼,「小姐,王爷来访。」  玮琪眉毛微挑,似乎在意料之中,微笑的说道:「请王爷上来,给王爷準备一杯热茶来。」  「好的!」小竹乖巧离开,请我上楼。  当我进入古典优雅的房间的时候,就见房中没有摆设,衾褥也朴素,认为过于「素净」,显示出主人的端庄、稳重的品性。  我看到一个绝尘的女子正在画画,我被好奇心吸引的来到佳人的身边。  「王爷……」玮琪给我行礼,我拖住她的手时,我们的眼光碰在了一块,不知道为什幺,只要一看到她那幽怨的神情,我的怒火就不打一处,想好好怜爱她一番。  「王爷,你……」玮琪发现我眼光中的不对劲,我指尖轻抚她温热滑润的肌肤,嘴唇也从她的脸架移到她柔软的唇瓣,舌尖轻描着她的唇形,想哄她张口让我进去,大手更是探进她的衣襟里,抚揉着她那揉滑的肌肤。  玮琪紧闭着双眼,手紧抓着衣角,不想屈服于自己的欲望,也不想放任自己的感情,我那若有若无的温柔,那是她在十二岁时从我身上感受过的温柔,也一直眷恋不忘的幸福。  但她的身体仿佛有自己的意志一般,在我的轻哄下轻启红唇,我的舌头灵巧的滑入她的嘴里,深吻着她,挑逗她的甜蜜,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碰触的机会。  不知在何时,我已褪她的单衣,她身上只剩下一件白色的肚兜,我的手肆无忌惮的探了进去,握住她丰满的胸脯,听见她的喘气声,我的嘴角浮上一抹征服的满意。  玮琪的手不自觉的搂住我的颈项,仰起身子渴求更多。  透过烛光,我看到她紧闭的眼睛,我低头在她的耳边轻哄道:「把眼睛张开。」低沈的声音没有我平常的细柔,像是如幻梦殷不真实。  玮琪被我的声音盅惑,缓缓张开眼睛,她直直望入一双深潭的眼眸,从她的眼睛我清楚的了解到,她并不爱我,而在我的眼眸里她却看到了失去的理智,但她却让我对她做出如此亲密的事来。  「不要再继续下去。」玮琪呻吟出声,再继续顺从我们的欲望,我们会做出不可挽回的事隋。  我的手没有离开她的胸脯,我可以感觉到她的轻颤,和她轻微的呻吟声。  我不想就此停下来,想让身下的女人变成自己的一部分是如此的深深吸引我「不」玮琪清楚的感受到我的欲望,去不知道如何的拒绝。  就在这里,一阵脚步声传入我们的耳里。  「是谁?」我动作迅速的拿过她丢在桌上的外衣,将她整个人包裹起来,并挺身挡住来人的视线。  玮琪在我身体的遮挡下,动作快速的穿好衣服。  为什幺无法拒绝他?她竟然让自己陷入这种尴尬万分的局面,不晓得她有没有淫蕩的呻吟出声被人听见?  这种欢爱的场面她这辈子都没有过,十六王爷只会顾及自己的欲望,从来都不顾及她的感受,她的意识里男欢女爱只有痛苦。  玮琪穿好衣服后,一个优雅身型,双眼炯炯有神,比女人更像女人的男子从门口出现了。  「对不起,呃……老大,打扰你们了,我是无辜的。」玉玄子满脸歉意,要不是舒儿说可以做他的后台,他也不会撞见如此香艳刺激的场面。  玉玄子希望眼前正瞪着他,满脸杀气却帅气的我,不要固为欲望没有满足就拿他开刀,虽然同为男人,他很清楚那是什幺滋味。  「K ,NND ,你不来会死人,大爷我的好事全没有了。」我邪气的看着他,满脸的怒火,算计在脑牛旋转。  「老大……,不是我啦!舒儿她们请你下楼。」玉玄子小心的说话,以免被我算计的永无翻身。  我眉毛一挑,看了玮琪一眼,歎了口气,「玮琪!你该搬到相公的院子里了,害相公被人骂,你很开心吗?」我望着根本对我无情的人,为何要写信对额娘投诉。  「相……相公放心,玮琪今晚就搬去。」玮琪眼中有明显的杀气,却微笑的回答。  我和玉玄子离开才下楼时,「老大……为什幺,玮琪她要……」不待他说完我已经接口道。「不要告诉任何人,大爷我不想打草惊蛇。」  「老大你……,玮琪她……」玉玄子看着我只有在沙场上才会出现这种嗜血的表情,让玉玄子的话,语无伦次。  「放心,大爷我会让她乖乖的听话。」我强烈的霸气让玉玄子不多说了。  和大爷我比智谋,那就试试,大爷我不将你吃的连渣都不剩,就不是好色如命的人。第二章  「你……你这个色胚,居然连自己的嫂嫂都不放过,你是畜生。」还没等舒儿问原因,萧湘就忍不住开口骂道。  我本来就固为自己的女人要算计自己就不爽快,这个女人还嫌弃大爷我,一时忍不住开口道。「K ,NYYD,大爷要上準与你有什幺关系,皇额娘责怪大爷我冷落妻室,还在外面胡闹,要大爷让玮琪有大爷的孩子,怎幺!大爷不碰她难道让你代她生。」  「你……你混蛋,王八蛋!」萧湘这位大家闺秀也忍不住开口大骂。  「K ,女人,不说大爷我没有提醒你,你这样很有可能荷尔蒙失调,更年期综合癥提前会让你衰老的更快的,你最好不要再发火了,女人不是最注重美貌吗?  「我邪气的提醒着。  「完了!」舒儿歎息的摇头,我和萧湘正式开火了,这吃恐怕是彻底的决裂了。  何向晚也觉得难办,怎幺会变成这样,让她如何处理。  「好了!离开吧‘大爷我饿了。」我短短的几个字让一些人都摸不着头脑,当我将就近的雨微抱起来时,舒儿顿时明白了,她嘱咐何向晚安顿好玮琪,便飞快拉着涵英,琴心五女离开。  「向晚姐姐,你家相公肚子饿了,可以和你一块吃呀?为什幺带已经吃饱的人离开。」莫玲珑不解的问。  「傻瓜!你再长大点就明白了,我们去吃饭吧!玲珑的肚子也饿了吧!」何向晚羡慕莫玲珑的天真,这样的时光她也曾拥有过,如果不是答应师傅,要让武林正气长存,她也不会失去如此美好的时光。  「相公,你……」雨微抗议的声音消失在我的口中。  我抱她往床边走去,将纱幕放下来,和她躺在床上,相视而看,舒儿此时也带着其它几个赶了进来,我将站在床边踌躇不前的众女用手一拉,她们便来到我的怀抱中,众女起身却被我压了回去。  我的手顺着脖子下滑,解开雨微的领口,拉下她的外衣和单衣露出她的白哲无暇的双肩,我一只手抚着她的后背,另一只手毫不客气的探进她蓝色的肚兜,当我和舒儿视线相交,热情在这一瞬间点燃。  白哲的胸脯出现在我眼前,让我想起在浴池见到她赤裸的站在水里是,浑身燃起想跟她一起燃烧殆尽的狂热。  我进入她的身体后,舒儿狂热的喊叫出声,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沖击的她无力还击。  「好相公……饶了人家……让雨微她……她们……」舒儿已无力把话说完,元阴的狂洩被我运用「天魔宝录」牛的吸字决吸的一滴都不剩。  我依言的转向雨微她们,带她们登上高峰,又从绚烂中回归平静。  事后,慕容听雨静静躺在我的身上,平息自己的喘息和颤抖,我又不由自主的动了几下。  「噢……讨……讨厌!」她赤裸裸的身子上泛着一层汗水,声音庸懒的娇斥道。  我不敢放肆,只是轻抚她香汗淋漓的身体,吻着她滑嫩的双肩,平息自己因以一战七还没尽兴,满腔灼热的欲念。  慕容听雨强支起身子,小手摸着我覆着一层薄汗的胸膛,她不想我痛苦。  我抓住她妄动的手,两人四目相对,我将她的小手包在自己的大掌里。  看见我眼里的无限疼爱,慕容听雨明白的将头放回我的胸膛上,静静的感受着这一刻两心交会,身子也随之动了几下,解除我的痛苦。  如此一来,又引发一场大战,我从她身后进入,让她享受到另一番滋味,将她带入云端。  「相公……噢……不行了!」听雨伴着狂热的喊叫与呻吟全身颤抖的跌如我的怀里,看着疲累的佳人感到分身上一阵吸允,我不由自主的将生命精华射入尽头。  「哦!……好多。」听雨呢喃一句后,便在我身上沈睡了。  厅堂内,我环绕着身边的人,除了白云观青松道人、铁掌银剑南宫太极,南阳判常锡安,白奇县的双钩太保孟刚,奇丐以外还来了许多的人。  「拜见王爷,有王爷主持大局,看来这次一定非常的太平。」南阳判常锡安拍我的马屁说道。  「K ,NYYD,大爷我对江湖上的事情没有兴趣,要不是向晚太累了,让大爷我主持,大爷我才不愿意呢!」我心里如此的想着,却不敢发作,刚开始就得罪人,的确不好。  「王爷,我们今天只是来拜会,过几天就是武林大会了,希望王爷那天亲自前来,看我们的比武,我相信一定会非常的公正的。」奇丐看着我的不在意就明白我没有兴趣,他也不愿多说。  「好的,本王会去的,你放心,还有非常好的戏在后面等着看呢!」我邪气的一笑,「各位,如果大家觉得没有什幺事情,请回去休息,各位还要养好精神比武呢!」我好心的提点他们。  众人一听就知道是摆明的逐客令,都气的脸都紫了,我看不过去的是那些门徒看向晚,弄欢的眼神让大爷我看了就火大。  待她们离开后,我就发作了,「K ,YYD ,大爷我的老婆给你们白看了这幺半天,已经非常的客气了,如果不是给你们面子,大爷我见都不想见。」  舒儿看到我那想杀人的眼光,逗的不住大在笑,「相公,你居然会……,不说了,好现象,向晚她们在相公心中的地位不小哦!」  我的气还没有消,舒儿众女都微笑的看着我,何向晚更是在我脸上香了好几下,「相公,不要这样,人家只是应酬他们,对相公,人家都可以如此的服侍你了,相公还有什幺不高兴的。」  「唉!相公知道,可是一看到那群人,大爷我就想扁他们。」我邪气的一笑将向晚搂在怀中亲吻起来。  「老……老大……呃!」玉玄子高兴的叫我,看到我杀人的眼光的时候停了下来,「老大,你想见的人来了,希仪,希仪她来了。」玉玄子不想得罪不二庄的人,在那里他没有后台。  「你说什幺,希仪来了,怎幺这幺快!」我急忙抓住他询问。  「老大,在客厅,她们都在客厅。」玉玄子微笑的说道。  我不理会在场所有惊奇的人,微笑的往客厅跑。  当我进入大厅时就看到一位婀娜娉婷,姿态优雅,像一朵珍贵的鲜花,眼若秋水,清丽明媚,除了她脸上那朵荷花,她也称得上是个绝色的美女,女孩也见到我在打量她,那种强烈的占有欲让她心跳脸红。  「主子,你……」骆方心看着我的表情欲言又止,我淡然一笑,「我美丽的荷花仙子,这十二年,你过的好吗?」  王希仪惊讶的看着我,「你……」我微笑的看着她,从她的脖子上取出那块王佩。「希仪,我很高兴你还戴着它,如护身符一般。」看到我真诚的眼光,佳人似乎想到了什幺,希仪惊讶的喊道:「星星……你是星星。」  我开心的笑了,「希风,希强,你们不是说希仪已经将本王忘了吗?为什幺她还记得,难道本王不够资格娶她吗?」我邪气的望向正在悠闲喝茶的两人,这次你们两个混蛋和姓王的一块被大爷我算计吧。  「王爷的福晋个个貌美如花,做为希仪的哥哥,我不希望有人伤她的心。」  希风毫不畏惧的对上我。  有胆!我心中赞歎着,微微一笑,看着希仪道:「你相信你哥哥的话,星星会不疼爱你吗?」  王希仪看了我一眼,又看王希风,那坚强顿时出现在眼中,开口说道:「不怕,星星会疼爱我的,我从星星眼中看到比父母他们更多的爱,如果星星将来不疼我,我就休夫。」她的话一出,就连她的两个哥哥都惊讶的看着,拥有奇思妙想的宝贝妹妹。  舒儿她们赶进来时看到这一局面都笑出了声,「我终于明白相公为什幺会喜欢你了,你很坚强乐观,可以从你的身上找到相公的影子,难怪相公会想起你的。」舒儿的话让王希仪也看我,从我的眼光中,她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  「哥哥可以放心了!星星的性格我知道,他喜欢漂亮的女孩子,以前他就喜欢调戏漂亮的姐姐,所以大哥不用歎息,星星虽然不可以给像大哥和大嫂一样衷心的爱情,可星星对我的疼爱一定不少于大哥对大嫂的爱,星星有许多的福晋,我虽然也会生气,但是爱他就要爱他的全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他不介意我的胎记,你看他有如此多的绝色福晋在身边还记得我,我已经非常的满足了。」王希仪温柔的看着我,让她记挂在心上十二年的人。  从接连不断的听到我身边在不断增加女人,她的心就会疼,有时她会担心我会不要她,现在一切如往昔,她就非常满意了,现在她都有些喜欢舒儿了,固为舒儿的眼光中只有我,我就是她的天。  「王爷!请你好好照顾好希仪,我们没有话要说了,这是希仪的决定,如果王爷亏待了希仪,我一定不理会你是什幺恭亲王呢!」王希强非常坚定的说道。  「哇!师姐夫,我好崇拜你呀!居然敢对老大如此的说话,二师姐找了个好人家。」玉玄子不顾自己死活的在边上叫喊。  「K ,NYYD,大爷我给银子你话,你居然敢红杏出墙,去夸赞别人,好你就这幺闲,那大爷调你回京城好了,听说张侍郎的女儿还等着你回去呢!」我在一边将看玩笑的希仪抱入怀中思考道。  王希仪被我的行为逗得脸都红了,「呃!老大!我是说笑的,别如此对我。  「玉玄子看到小美杀人的目光哀求道。  「对了,希强,名瑶在大爷我下江南的时候要大爷我带她向你问好,她说’皓月初圆,暮云飘散,分明夜色如晴昼。  渐消尽、醺醺残酒。危阁远、凉生襟袖。  追旧事、一饷凭阑久。如何媚容艳态,抵死孤欢偶。  朝思暮想,自家空恁添清瘦。  算到头、谁与伸剖。  向道我别来,为伊牵系,度岁经年,偷眼觑、也不忍觑花柳。  可惜恁、好景良宵,未曾略展双眉开口。  问甚时与你,深怜痛惜还依旧。‘「我的话让明月看向王希强,王希强用杀人的眼光看向毫不在意的我。  哼!敢和大爷我作对,你们的弱点大爷我又不是不知道,不纳妾的癡情种,大爷的老婆们虽然也有,不过没有你们家的醋缸多的可以容天了。  王希风不想波及到自己,连忙起身道:「妹夫,我们住在悦来客栈,等爹娘来为你们主持婚礼就回扬州,如果妹夫有兴趣,不妨去扬州游玩,那时我们在作陪,天色不早了,我们先离开。」  「那就不送了!」我邪气的一笑,目送他们离开。  「姑爷!玮琪福晋请您去一下。」小竹不解的带着原话。  「告诉她,我马上就去,马上!」我邪气中散发着怒火,让舒儿不解,「相公,你……」我没等她将话说完便抢先道:「相公这次上逼不得已,你们不会生相公的起吧!」  「没有,这是圣旨,没有办法反抗的,希望相公好好的待琪姐姐。」雨微的温柔不比唐婉儿差,她完全是贤妻良母的典範。  「会的!」那也要她对相公好,不算计相公之后,我心中答案是口中话的后继。第三章  我住在东宅西园,有序结合的房子里。即以池水为中心,由东部住宅区、南部宴乐区、中部环池区、西部内园殿春籍和北部书房区等五部分组成。  全园布局外形整齐均衡,内部又因景划区,境界各异。园中部山水景物区,突出以水为中心的主题。  水面聚而不分,池西北石板曲桥,低矮贴水,东南引静桥微微拱露。环池一周叠筑黄石假山高下参差,曲折多变,使池面有水广波延和源头不尽之意。  园内建筑以造型秀丽,精致小巧见长,尤其是池周的亭阁,有小、低、透的特点内部家具装饰也精美多致。园内地盘不大,园外无景色可借,造景颇难。但因布局设计巧妙得宜,湖山、池水、树木、建筑,得以融为一体;而于假如山一座、池水一湾,更是独出心栽,另辟蹊径,两者配合,佳景层出不穷。  望全园山重水复,峥嵘雄厅;入其境,移步换景,变化万端。  湖石假山占地仅半亩,而峭壁、峰峦、洞壑、涧谷、平台、瞪道等山中之物,应有尽有,极富变化。  池东主山,池北次山,气势连绵,浑成一片,恰似山脉贯通,突然断为悬崖。而于瞪道与涧流相会处,仰望是一线青天,俯瞰有几曲清流;壮哉,美哉,恰如置身于万山之中,全山处理细致,贴近自然,一石一缝,交代妥贴,可远观亦可近赏,无怪有「别开生面、独步江南」之誉。  我走在东部住宅区的时候,就不住的想我和玮琪之间的关系,到底是什幺关系?当我进入一间室内陈设华丽新颖,极为精致的房间内,我看到了玮琪平静的躺在绣塌上看书,那是一种非常具有诱惑力的姿势,可是她眼中的幽怨与隐藏得很好的仇恨,让我没有了色心。  她是带毒的美女蛇,一不小心就会被整死的,难怪圣人说千万别得罪女人,可大爷我似乎也没有得罪过她。  「相公!你站着不累吗?」玮琪看着望着她两眼发神的我问道。  「哦!看着美女,相公不累,你继续看书,大爷我就在一边坐着就可以了。」我在一边微笑的说道。  玮琪倒是惊讶的停止看书,「相公,昨天你还如此放肆的对我,今天怎幺变得乖巧了,难道昨天舒儿妹妹为难相公了。」玮琪微笑的调侃着我。  「没有,舒儿只是要大爷我好好待你,可大爷不知道该用什幺身份对待你,虽然十六哥是个阴险的混蛋,看你以前还算是大爷我的嫂嫂,跟那混蛋没有关系。」我邪气的拿起书桌上的画笔,旋转着逗玩时说道。  「你……哪有人如此骂自己的哥哥。」玮琪不解的看着我。  「k !那混蛋本来就是混蛋嘛!大爷我又没有说错,真不明白,这幺聪明的人居然会嫁给他这个卑鄙的小人。」我无聊的在纸上乱涂。  玮琪被我顶得无话可说,「好了,反正那混蛋也不在了,大爷没有必要和你争他的事闹的不愉快,谁不知道你们是有名的神仙眷侣。」我说这话时看了看己经铁青了脸的玮琪,k !难道大爷我说错了,全京城的人都如此说,怎幺能怪大爷我。  「相公!你现在才是我夫君,难道还要用不相干的人难刺激人家,你才开心吗?」玮琪说完便扑到床上哭泣起来,她的呜咽出声,声音残破得令人心疼。  这下可将我弄得慌神了,我丢下画笔走到床边,坐在这美女蛇的绣踏上安慰道:「k !算了,是相公不对,宝贝你别哭了,相公不说了还不成吗?」  我翻过己经满是梨花的小脸,幽怨的眼光让我为之后悔,我不由自主的封住她的唇。  这个热吻在火热中还带着源源不绝的柔情爱意,仿佛不只是四唇的贴合,我己将自己狂热的情感完全灌入她体内也贪婪地要求她的一切……  当我更进一步地吸允她口中的蜜津时,玮琪双腿酥软得几乎要融化成泥了。  「别这样……」玮琪羞得连耳根子都烫红了,她想推开我,但我却把她拥得更紧,她的小手贴在我心口上,清清楚楚地感受到我心跳得多快  这个吻非常细腻且令人眩晕,在玮琪即将因缺氧而昏迷时,我才不捨得离开她的唇,缠绵地移到她的脸蛋,鼻梁眉心和额头,一记比一记更温柔,仿佛正在宣示些什幺。  玮琪心醉神驰地偎在我的怀中,一颗芳心被暖流涨得满满地,可就在这时我却剎风景的清醒过来,该死!现在是什幺情况了,我的欲望在爆发,出于私心我现在的欲望告诉我要占有她。  「哦!你做什幺?」玮琪惊喊着但很快地发现——糟了!  她整个人被我压在身下,两人的身躯正以非常亲密的姿态贴合着,粗旷男性气息完全包围着她。  「你……快点起来!」玮琪又羞又惊,根本不知道怎幺办了,以前没碰过此中状况。  我没有移动身子离开,反而故意稍微挪动身子,让跨下的亢奋刚好抵住她的两腿之间。  没错,原本我只是想惩罚她对我的欺骗,但,没有想到一碰到她柔软温热的身躯后,双股之间居然立即起了反应。  「你……」玮琪吓白了脸,「相公,你快起来!」她根本不敢迎视我那充满欲望的火热视线,仅能以双手抵在我胸前想推开我。该死!现在你还不可以碰我。  「宝贝!我是你相公!有必要让你享受到快乐!」我在耳畔沈声戏说着,抵住她的东西居然变得更加粗大了!玮琪声音颤抖说:「我我我……我不要,会疼,你起来。」  我没有回答她,却将色手伸入她的衣襟内,隔着肚兜抚模她圆润饱满的乳房。  「啊!」剎那间,玮琪只觉得一股热流直往脑门上沖,整个人像被推入火堆……  玮琪香甜的纯和柔软的身躯,正对我发散着巨大的吸引力,我只想狠狠地吻她!  侵略的唇印上她的唇瓣,我以拇指和食指扣住她的下领强迫她松开双唇,火辣的舌也一并侵入灵活地与她的丁香小舌纠缠,不让她有机会躲开。  玮琪想将我推开,但谁着我吸允她小舌的动作,她整个人感到更加昏沈,仿佛置身云端一般,单一个吻就可以令她昏头转向,身子虚软得像是棉花。  我利落地解开她的衣服的纽扣,一并扯下肚兜,「不要!」玮琪吓坏了,伸手想悟住自己胸口,却被我把抓住两腕,将她的受臂高举过头,也让她白哲的娇躯成一个诱人的弓型,更贴近她。  我技巧熟练地抚遍她整个上半身,眼瞳蕩漾的满是赞赏和欲望,我没想到这个看起来纤瘦的小女人身材居然如此丰满诱人……  「快停止……」玮琪双颊如火在烧,她突然对自己的身子感到好陌生,随着我大手抚摸过之处,每一处肌肤都在发烫,热流还不断地涌向小腹……  「放轻松。」我诱哄着,「我保证你会喜欢接下来的感觉。」我不耐烦的扯开自己的衣服,超大力气让衣服扯裂开来,但完全不在乎迅速地让同样不着半缕的上半身压住她。  「啊……」玮琪忍不住发出低吟,她从来不知道原来两具滚烫身子交叠的感觉竟如此奇妙且美好,激起更狂野的火花。  州良舒服吧!小女人。「我的色手坏坏地在她的乳尖兜圈子,让它柔软变为坚硬。  「别这样,不要……」玮琪更本承受不了这样的挑逗,身子泛过阵阵酥麻。  「现在可不是说不要的时候。」我邪肆笑着,继续搓揉那更加肿胀的乳蕾,然后以两指夹起它火热的唇毫不犹豫地覆盖上去。  「啊……」玮琪吶喊道,夭啊这是什幺感觉?他怎幺可以对她这样?但她的身体为何更加发烫……  也许是我「天赋异察」不但我的爱恋史非常的「精彩」,而且,在这方面的技巧我还是非常’优秀‘的,简直可以说是一流。  我故意继续在她的乳头上以螺旋状缓缓按摩,力道时浅时深,速度非常的慢,存心要折磨她。  「噢噢……」玮琪意识昏沈地发出娇吟,芳心无法压抑地加快频率跳动,甚至期待她的下一步动作。  「你真美!」此刻这副娇憨的诱人模样,简直令我无法移开视线,下体的需求更加疯狂,如果不是怕伤了她,我多想立刻占有她!  「啊啊……’,玮琪频频颤抖着,两手紧紧抓住我的肩头,她快不能呼吸了,全身所有的知觉似乎全集中在乳头上,下半身却空虚得可怕。  「别这样,我很……难受,啊,很难受……」「难受吗?」我的笑声充满欲望,「放心,我会负责解除你所有的痛苦。」  玮琪衣服早就脱了,所以下半身只剩一条褒裤,我一扯下来,修长的美腿则完全暴露在我眼前,活色生香的景色刺激我的视觉感官,迅速往下传递,更苗壮了我的欲望。  我的手指在她滑腻的大腿上来回磨挲着,粗糙的指腹角虫碰着丝缎肤质带给两人感官更剧烈的沖击,我的喘息变得浑浊,色手有意无意的碰触她的女性禁地。  我支起身子,迅速的封住她的小嘴,雄健的身体牢牢地压住她,钳制她的动作,色手直攻击她两腿间的温热源泉……  「啊……」绮丽的风景迎面袭来,玮琪惊喘着,她毁了!这个恶棍居然这样抚摸她最私蜜之处,那她将来怎幺办?玮琪想推开我,甚至奋力的弯起腿瑞我的下体,但我很快地发现她的目的,不但将她压得更紧,甚至把她的两腿拉得更开。  「不要,不要这样……」玮琪己羞得快晕眩!  「可人儿,乖,别在乱动。」我更缠绵地吻住她,一路吻到她的耳后,呵着烫人的热气,「年一知道很美吗?来放轻松」  玮琪的耳后是她非常敏感的一个部位,谁着我不断地呵气,玮琪只觉得全身都快融化了,身躯不知不绝放松,幽谷间缓缓流出花蜜。  「噢噢……」玮琪不知道自己发出的声音娇柔得简直要把我的骨头都融化掉了,玮琪清楚地感受到,我一步步地撑开那紧室的信道。  「哦哦……」玮琪己经完全不知道该怎幺办了,推又推不开我,事实上,她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应付我。  我深入的手指肆无忌惮地抽送,很快地芳香的花蜜完全包裹我的指腹,随着我一再入侵花蜜流得更多。  「不可以,不可以……」玮琪频频摇首,无助地咬着朱唇,她不该是这样的,她不能这幺放肆啊!  这邪恶的男人害她不够吗?现在还将她推落深不见低的欲望之谷,她己完全失去自我。  「别咬自己,咬我。」我命令着肩膀一顶,承受她的噬咬,肩膀上传来的些微刺痛却更刺激了我的欲望,是时候了,我再也无法忍耐下去,我的骄傲不住要破裤而出了,解开裤带迅速脱下它往一旁一丢。  亢奋的骄傲便刺入花苞里,不住的律动起来。  「啊!」瞬间,玮琪像被卷上浪头顶端,美丽的彩虹包围了她,她难以忍受地轻扭纤腰。  「小女人,你在诱惑我吗?」这样会让我失控的,「我粗吼着,因为小腰的摇摆让她的丰乳随之轻晃,在加上分身上的刺激,这不是任何男人控制得了的。  「我没有,噢噢……」玮琪己经不知道自己在喊叫些什幺了,我在她身体内轻旋,全身的欢愉都;凝聚在这一点好似只要我稍加用力就可以彻底杀了她!  我的分身探入更深,仿佛将她带到某个不知名的境界,花苞像是开始燃烧,急需要解脱,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折磨,令她几乎崩溃了。  「哦噢……不要了……饶了我。」玮琪最后在颤抖和狂洩中倒在我怀里昏昏欲睡,而我也一次又一次将生命精华送到她体内。  翌日,阳光射在床上,让欢爱的两人更动人,男人早上的性欲是更强的这句话一点也不假,见到美丽的幽怨女孩子面带笑容,更让我想多疼爱她。  「宝贝你醒了,相公,抱你去洗鸳鸯浴如何」我见到疲累的睁开V 眼的玮琪说道。  「不要!你出去,出去。」玮琪见到我,想起昨夜的欢爱,她就害怕,她害旧将芯交出来,计划实施不了。  「宝贝你怎幺了,来相公在这里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内。」见到怀中宝贝的发抖,我的色心完全消失,只想好好保护她。  玮琪没有说什幺,眼光中只有幽怨,任我给她净身,不说一句话的随着我出房门吃早饭。  见到她的模样,我就火大,想问清楚原因,她到底恨我什幺。可我没有,我在等待查萨哈调查的结果。  「相公,今天是武林大会的开幕,相公要去吗?」何向晚微笑的说道。  「不了!今天相公在这里休息,等正式比武时相公再去,我会调玉玄子他保护你们的。」我在脸上亲吻了几下,等她脸通红才放开她离开。  佳人离开撕娇慎的白了我一眼,微笑的取笑道:「看来相公怕吃醋杀人,所以不想去。」  我邪邪的一笑,没有多说什幺,「相公,的确有一些,不过相公还是想尝一次等待滋味。」可是我却不知道,一个恶毒的计划却在萧湘脑中形成,看来她对我的仇恨的确不小。 第四章  目送何向晚和常弄欢离开,我将陪我站在门口的舒儿拦腰抱起,进入房去休息。「相公,你的伤可是没有完全好,相公还是不要如此辛苦的好。」舒儿在我耳边小声说道。  「你这个宝贝,相公的伤都好的差不多了!相公吃了保命丹药,不用担心。」我邪肆的吻了她的脸蛋,看向正在和王希仪说话的上官芯等人。  王希仪也看向色迷迷的她的我,脸不由羞红起来,众女一看都忍不住娇嗔的白了我一眼。  「相公!」王希仪不自然的喊着我,我邪气一笑,「希仪,如果你还是不习惯叫大爷我相公,没有关系叫星星也可以,大爷我不介意。」我悠闲的坐到众女的身边,搂着已经渐渐融洽的王希仪说道。  「相公,你偏心,为什幺以前就没有让我们叫你星星。」鸣风对我撒娇的说笑。  「好了!我的宝贝!你们是越来越会调侃相公了!看到你们融洽的很,相公非常的放心,还好后院没有着火!要不然大爷我会有受不尽的苦。」我邪气的一笑。  「哼!没有后院着火!王爷,好大的风凉话,抢了人家的未婚妻,王爷还会如此的说笑。」一个讽刺的语调在大厅中响起。  我挑眉一看,萧湘带着一个相貌普通,却有一双阴险细眼,我看了就心烦,「K !NND ,大爷我抢了哪个混蛋的未婚妻子,你故意找茬是不是。」(云霄阁: /forum-viewthread-tid-2099365-fromuid-670876.html" target="_blank">(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一【上】(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一【下】(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二【上】(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二【下】(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三【上】(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三【下】(非原创)採花大帝——卷四【上】(非原创)採花大帝——卷四【下】(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五【上】(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五【下】(非原创)採花大帝——卷六【上】(非原创)採花大帝——卷六【下】(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七【上】(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七【下】(非原创)採花大帝——卷八【上】(非原创)採花大帝——卷八【下】

警告:日本A级作爱片,午夜神器 在线观看,男人天堂2018,午夜电影理论片费看,国产精品高清视频免费,久久爱在免费钱看www,不卡高清AV手机在线观看,操逼图,超碰...含有成人内容!适合20岁以上人群浏览。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 免责申明
[日本A级作爱片,午夜神器 在线观看,男人天堂2018,午夜电影理论片费看,国产精品高清视频免费,久久爱在免费钱看www,不卡高清AV手机在线观看,操逼图,超碰...] 版权所有 ©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