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大家忘记网址,请使用永久备用网址 meira-nawal.com 来访问本站!网站公告 看片指南 留言求片
如果您觉得逼我啪好请告诉您的朋友, meira-nawal.com 备用网址发布 请收藏!
  • [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五[下]
  第六章  「舒儿,你怎幺了,相公有什幺地方让你生气了吗?」我好奇舒儿的不乐。  「没有什幺,相公还是休息一下吧‘今天我们都陪相公,相公知道对子的下联了吗?」舒儿不满的问。  「相公知道下联怎幺对了,可是相公不想对玮琪不敬,她现在只有一个人多幺的孤单,如果才华都受到攻击,我想她会受不了的。」我微笑的说道。  「那相公的下联是什幺,可以让我们知道吗?」雨微非常好奇的说道。  「七弦妙曲,乐乐乐府之音就是下联,这也不是我对出来的是书上记载的,我看过而已,不过还有一个,’半矢流羽,中中中行之盔。‘对上。第一读(zhong )四声,’击中‘的意思。第二读(tong),姓氏,即佟姓的姓源,汉后就很少看到了,先秦这是一个大姓。第三读(chong ),’中行是一个官名。  这个也是书上写的,不是相公对出来的。」我得意自己的见多识广。  「难怪相公会不说的,如此的恃香惜玉,真是个多情的种子,恐怕现在连魂都不在我们这里了。」  涵英带着酸味说道。  「你们这群宝贝,什幺时候醋缸如此的大了,我不想说而已,放心相公不会去玮琪那里的,让你们告诉她不就可以了,要不然你们不将相公宰了才怪。」我哈哈大笑的说笑着。  舒儿放心的打圆场,「好了!你们也不要在为难相公了,他也累了,让他休息吧!」  众女知道不可以在开玩笑了,识趣的为我整理床铺。  夜深人静的时候,「相公,你喜欢夜姐姐吗?」舒儿在众女都睡着的时候,在我的耳边问道。  「你这小宝贝,看来和夜无暇的关系不错哟,你不会将相公拿做牺牲品了吧!」我在她的脖子上吻了一下,便停止下来,吸取她的体香。  「相公,你喜欢夜姐姐就直说,不要扯其它的话题,人家也会生气的。」舒儿抗议的拧了我大腿一下。  我现在才知道医书上记载的不错,原来怀孕的女人,情绪波动真的很大,看来我还真是要受苦了。  「宝贝,怀孕很辛苦对吗?对不起,相公……」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我的唇舌立即被她占据,如火的热吻向我袭来。唇舌交缠让我和舒儿更加的心灵相通,我苦苦忍受了快一个月的欲火全面的复苏了。  「宝贝,不可以了,你有身孕了,相公是不可以胡来的,也……」舒儿看着我着急的摸样,噗嗤的笑了出来,「相公,你已经有一个月没有近女色了,相公难道忍得不辛苦吗?人家才一个月,没有关系的,相公注意一下就可以了,人家想要相公的疼爱。」舒儿在我的怀里,扭动撒娇着。  我的理智渐渐在后退,我按照佳人的要求,疼爱她,衣衫渐解,我拥着熟悉的娇躯,享受着美妙的律动,时间都似乎在这一刻停止了,满室都充满着男欢女爱的呻吟声。  「相……相公……饶了……人家吧‘」舒儿在达到五次高潮洩身后,在我怀中颤抖的说道。  我这才惊醒过来,舒儿还怀着身孕呢!「对不起,宝贝!相公忘记你有身孕在身了,你累了,休息吧!」我用丝巾为她擦去身上的汗珠,舒儿微微一笑,她知道我为了顾及她的身子,也没敢非常的放肆,就算擎天柱屹立不倒。  「相公,我让雨微她们……」舒儿话没有说完便被我阻止,「不可以的,雨微她们没有像你习过武功,内功又高,她们承受不了的,相公不想伤着她们。  「相公!你真是越活越糊涂了!你可知道她们做梦都喊着相公的名字,难道相公不该好好的怜爱她们?」舒儿疲累的在我怀中迷糊的说道。  「相公知道!可是……」我看向怀中已经进入梦乡的佳人,无奈的笑了一下。  「相公,你还想要吗?」我身后得劲琴心、鸣凤众女都看着我说道,看来她们是被我们吵醒的,何向晚、常弄欢以及上官芯识趣的离开到外房去睡觉了。  常弄欢在走的时候,还不忘嘱咐我,「相公,别忘了,众位姐妹都有孕在身,相公小心一点,别乱来。」我点了一下头,我没有想到孕妇还特别会动情,好敏感,这是我进入雨微的身体后感觉到的,她已经激动的上了高潮,呻吟声和喘息声交织在一起,让我享受了不同于一般的欢爱,心灵的相通,让我和众女可以用心来对话,更好满足她们,在涵英最后的求饶声中,我结束了这场激烈的战斗,搂者怀中的佳人睡着了「向晚,相公真的如此的厉害吗?以一战七,还让舒儿她们求饶。」常弄欢红着脸好奇的问道。  「弄欢,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不过舒儿曾经告诉我,相公不是几十女人可以应付的了的,他有自己的本钱。」何向晚也被房牛的激烈战斗吵的没有睡着上官芯在一边听着没有出声,她还是不愿意和除了我以外的人说笑。  「芯妹,你在想什幺?」何向晚看着一直脸红的上官芯问道。  「没有什幺,我只是想起相公为我洗澡时候的情景。」上官芯如实的回答,对于她来说这不算是什幺秘密了。  「相公对你使坏了,对吗!难怪芯妹会脸红,现在已经春末了,可是我们的芯妹却是春天到了。」  常弄欢调侃的说笑。  「讨厌!你们也不用说我,难道你们没有动春心,脸还不是和我一样红。」上官芯还击的取笑着。  当三人相视一望后,都笑了起来,「芯妹,你现在会笑真好,我还担心你会比冰雪更加的冷。」何向晚满意的说道。  上官芯听到南宫冰雪的名字,脸色顿变,喃喃自语道:「要是冰雪姐姐不是南宫家的小姐就好了'我讨厌南宫世家,更加讨厌南宫太极。」  「芯妹,你怎幺了。」何向晚有些听不懂的问。  「没有什幺!我只是想起了不该想的事隋,你们以后都会向听雨姐姐一样疼爱我吗?」上官芯一脸童真的问。  何向晚和常弄欢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意识反射性的点头,上官芯开心的笑了,「谢谢,天色很晚了,姐姐睡觉吧!要不然明天会被相公取笑的。」  二女依言躺下休息,时间在流动,当所有的人都进入梦乡的时候,远在他乡的夜无暇没有睡觉,她还在处理属下的报告。  「门主,我们调查了,那个幕后主谋不知道是準,只知道连九天魔宫的宫主曾国胜和胭脂魔君丁一都是他的手下,九天魔宫準备在武林大会上宣布重出江湖了,而胭脂魔君丁一的门徒现在已经在江湖上走动了,他们和绝情宫对上了,绝情宫已经派出了很多的人要追杀胭脂魔君的门徒,我们猜想魔君恐怕要出山了。高原如实的回报,他好奇一向不理会这些事情的门主,怎幺会发动全门的人调查的,不知道是否和去苏州一行有关。  「知道了,你们下去吧!让我想一下,江湖上还有準厉害到连黑道中厉害的两个人物都控制了。」  夜无暇非常好奇的说道。  「门主,还有一件事,九天魔宫的人和一群装扮不是中土人士的人做生意,我打听到好象是英国人,至于是什幺买卖,我们也不知道。」高远身边另一护法贾鸿说道。  「英国人,九天魔宫有什幺买卖非要和他们做,难道大清国没有他们想要的东西。」夜无暇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这个属下们也不知道,不过属下们已经派人去调查了,很快就会有答案了。」贾鸿说完在夜无暇示意下退下了。  「高远,你去将你所有知道的赶到苏州告诉紫轩阁的阁主何向晚,让她注意一下,胭脂魔君,防止那老魔头打觉情宫主意,还有将这封信交给何向晚,让她帮我转交给恭亲王妃。」夜无暇一边将信封好,一边说道。  「门主,你不是从来都不和正道的人深交的吗?」高远好奇的看着自己的主子。  「没错,她们只是普通朋友,没有什幺关系,主要是我和南宫冰雪的比武将近,紫轩阁是个安全的地方。」夜无暇一笔带过的说道,不理会高远还有问题想问的离开大厅,回到自己的别院。  「相公,希望你的伤好了,无暇好想你。」夜无暇在房内喃喃自语的说道,今天晚上看来又是一个不眠夜,让人难以入睡。  翌日,太阳都已经照在我的床上,贪睡的众女都不想起来,我反正只能躺在床上所以无所谓了。  舒儿看到我昨晚因激烈运动将伤口又裂开,而染红的布条,责备的横了我一眼,起身和雨微一块帮忙给我清洗伤口,再给我换药。  这些都被我阻止了,我将她们依次的抱入浴室,让她们自己沐浴,我有伤口不可以碰水。  我让奴婢进来更换床单,床单上的啐物让人看了都脸红。  一切处理完毕后,我乖乖的躺在床上,让梳洗完毕的舒儿她们给我换药,吸取着众女身上不同的香味,让我感到非常的舒服。  「凤儿,今天弹琴给相公听如何!相公想听了,现在凤儿的琴技一定进步不少了。」我将鸣凤搂在怀中说笑。  「相公,要凤儿弹琴可以,不过相公还得求几个人和人家一块合奏才可以,要不然,如何配合奏出天簌之音呢!最重要的是希望相公让琴心跳舞,那才是人间最美的事了。」鸣凤搂着我的脖子在我耳边小声说道。  「你这个小宝贝,还真是心疼相公,好想法,相公要赏你。」我话一说完便吻上了她的唇,不住的吸取佳人口中的芳津。  在鸣凤固缺氧而满脸通红的时候,我才放开她,「讨厌,净会占人家便宜,相公最坏了,人家以后再也不让相公抱了。」鸣凤抗议的说道。  「哦,不知道昨天是睡在怪罪相公抱的不过紧,进去的不够深。」我邪气的一笑。  「相公,你好坏,连这话都说出来。」琴心众女听的脸羞红。  「好了,相公不说了,今天鸣凤弹琴,舒儿吹萧,涵英吹笛,琴心跳舞,让我们这群不是非常擅长的人欣赏一下如何。」我怕再调笑下去会引起公愤的,连忙转口说道。  「相公,只顾听曲子不吃早饭了吗?害我们三人在厨房忙了好长的时间。」  常弄欢刚进门便听到我的分配,不由责怪我对她的忽略。  我一听就知道宝贝吃醋了,「好宝贝,还是你们心疼相公,知道相公饿了,来给相公抱一下。」我伸开双手,做要抱她的姿势,逗的其它几女都笑了起来。  「相公,你就别逗弄欢了,这是弄欢亲手做的珠玉二宝粥,可以滋养脾肺的,相公你尝尝。」何向晚将粥端到我的面前说道。  我顺势将何向晚往我的怀里一带,让她坐在我怀中,「宝贝,还是你来喂相公吃吧!」我看着已经脸红的她,不由在她的脸上香了好几下说道。  何向晚妩媚的横了我一眼,乖巧的喂我吃,「相公,你要向晚姐姐喂你吃,人家也要你喂给我吃哟!」  在我吃完后,上官芯乖巧的端着一碗百合桂圆红枣粥来到我的面前说道。  「调皮!好相公喂你吃,不过你得让相公亲。」我邪气的说笑。  上官芯听的脚一跺,「讨厌!人家的豆腐都让你吃光了!」说完在我脸上啵了好几下。  众女取笑上官芯孩子气的同时,也发觉了上官芯只会对我一个人表现出最真实的一面,看来事情并不是想象的那幺糟糕,至少上官芯还会听我的话。  我喂完上官芯后,变躺在南宫听雨和纪青然的怀中,搂着雨微和常弄换以及上官芯,听曲子看舞蹈,绝妙的事受。  何向晚要去见南宫冰雪五人,只好不捨的离开,客人永远都是客人。第七章  「向晚姐姐!你们昨晚怎幺没有和弄欢回房睡,你不会是和……」萧湘好奇的问她不好意思将接下来的话说完。  「昨晚我们都陪相公睡在一块,让相公一个人睡,有些不太合适,他需要我们照顾。」何向晚微笑的说着,她觉得萧湘对我越来越反感了。  「向晚姐姐,你很喜欢那个聪明的混混王爷吗?」莫玲珑好奇的问她。  「玲珑,什幺叫聪明的混混王爷?你是怎幺在形容。」童云月好奇自己居然看不透现在莫玲珑的想法。  「那个王爷很聪明呀!小奇的武功进步的好快,连他创的慕容刀法,小奇都在非常努力的练习,说要等他可以下床了,舞给他看,我从来没有见过小奇如此的认真过。」莫玲珑一脸崇拜和羡慕。  童云月看在心里,她似乎明白了什幺,何向晚没有问,固为她也明白这件事,莫玲珑对我有好感,不是兄妹情而是男女之事。  「向晚!你不该陪我们的,去陪你相公去吧!你们应该多相处一点的。」唐婉儿始终温柔的说着,就如她天生拥有温柔的心一样。  「不要,那混蛋会享受的很,现在只怕听着曲子,你们难道没有听到动听的丝竹声吗?」萧湘不服气的说道。  「哇!湘姐姐你的武功好厉害,这幺小的声音你都听的到,江湖上都说鸣凤的琴声只能天上有的,现在可以听到真好,我也要去听。」莫玲珑一说完便毫无顾忌的往我的房间跑去。  「玲珑,不可以胡闹,那是男人的房间,你不可以进去的。」萧湘也急着跟在后面,唐婉儿也跟上去了。  何向晚摇了一下头,「真是胡闹,这样会让相公生气的。」她赶了过去,童云月想跟上去时看了南宫冰雪一眼。  「我不去!上官芯她恨我。」南宫冰雪冰冷的说着,语气中带着无奈和幽怨。  「冰雪,那不可以怪你的,那是你父亲的事情,好了,人家就告诉你,我的猜想好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云龙堡在江湖上除名与你爹有关。」童云月解释的安慰她。  「不对,灭云龙堡的不止我爹一个,还有许多正道人士都参加了,你爹还不是也参加了,可她看我的眼光中恨意最深。」南宫冰雪反驳道。  「可是这是公认的冤案,或许上官芯掌握了有关南宫世家的不利证据。」童云月非常肯定的说道。  「那该怎幺办!芯妹非常的聪明这是无法反驳的,如果她要对付南宫家,那是非常简单的事,只要让她背后的男人一句话就可以了。」南宫冰雪不由担忧说道。  「我想不会的!她如果要报复早就报复了,我想她现在只是处于怀疑阶段。  「童云月安慰着她。  ’但愿如此!「南宫冰雪说完便不说话了,她去看慕容小奇练习刀法,她觉得我创立的这套刀法非常有魄力。  而我这边,在莫玲珑进入房门时,我已经处于迷糊状态了,琴心的傣族孔雀舞。  傣族人喜爱孔雀,并以跳孔雀舞来表现自己的民族性格,表达美好的理想和愿望。孔雀舞多在节庆的日子里表演。  琴心的舞姿模拟孔雀的各种动作,已形成出窝、下坡、起舞、找水、照影、饮水、洗澡、展翅飞翔等一套比较固定的程序,有严格的步法、方位和动作组合,以雕塑性舞姿造型见长,着重表现孔雀的温驯、轻巧、美丽善良、婀娜多姿的特点。将她体态的曲线变化和眼、手、腿的灵活运用,使孔雀栩栩如生。  她的舞姿让我强撑着眼皮在看,「相公,你想休息就休息吧!琴心不会怪你的,常弄欢在我耳边小声的说道。  我点了下头,在慕容听雨的怀中睡下了,看来我的体力还没有恢复过来。  「凤妹,弹一些轻柔的曲子,让相公休息一下吧!他累了。」舒儿扫向疲累的我说道。  鸣凤听的点头,曲风一转,轻柔的曲子飘扬出来,鸣瞢轻柔的歌声如同催眠曲一样,加快了我的睡眠。  「素藕抽条末放莲,晚蚕将茧不成眠。  若比相思如乱絮,何异,两心俱被喑丝牵。  暂见欲归还是恨,莫问。有情谁信道无缘。  有似中秋云外月,皎洁,不团圆待几时圆。「美妙的歌声吸引了所有的人。  当鸣凤一曲完毕停下来时,慕容听雨笑道:「现在的相公是个可爱的孩子,好贪睡的,我和青然在这里陪他,你们想出去就出去吧!」  「没有关系的!我们一块陪他吧!常弄欢和向晚还有事情处理就去吧!相公不会埋怨你们的。」舒儿微笑的对它们说道,毕竟武林大会就要开始了。  何向晚微笑的说笑,「相公的样子好可爱,不知画一张画下来,会不会让相公生气。」没有想到的是她的话吸引了舒儿和柳涵英及雨微。  「我来磨墨,舒儿来画,涵英来题词如何。」雨微轻柔的从我的怀中起身说道。  「好呀!这是个好主意,相公见到后表情一定非常的可爱。」舒儿也去準备了,这下子忙开了,听雨用手轻抚我的面颊,希望将我更加刻入心里。  而在一边的纪青然只是非常的满足,她很小的时候就记住了我,那时候她如同公主一般受到皇族人的宠爱,在这个男人的怀里是最幸福的,父母双亡,爷爷忙于公事,很少理会她,只有这个男人和她说话,哄她陪她,给她所想要的一切随着舒儿细腻的画笔,我的轮廓模样渐渐的出现了。「舒儿你的画画技巧越来越好了,相公的样子都完全呈现出来了。」雨微夸赞的说道。  「其实这是相公在我心中的样子,我第一次比相公早起的时候,见到的像婴儿一样很可爱的,他为了和绅的事忙的不眠不休的在我的身边睡着,我好心疼相公为了我的操劳,也感激他为爹翻案和报仇。」  舒儿放下画笔,将另一支笔交给了柳涵英说笑。  「相公的确是个非凡的人,他虽然赌色具全,可是他没有像别人一样当自己的妻子是繁衍后代的工具,而是极其的宠爱我们,让我们的地位都超越他了。」  鸣凤也在一旁称赞。  「好了,你说我们提什幺字好呢!」柳涵英提笔不前好奇的问道。  「让我们来想一想,写君不见建章宫中金明枝,万万长条拂地垂。  二月三月花如紊,九重幽深君不见。  艳彩朝吉四宝宫,香风吹入朝云殿。  汉家宫女春末阑,爱此芳香朝暮看。  看去看来心不忘,攀折将安镜台上。  双双素手剪不成,两两红妆笑相向。  建章昨夜起春风,一花飞落长信宫。  长信丽人见花泣,忆此珍树何嗟及。  我昔韧在昭阳时,朝攀暮折登王墀。  只言岁岁长相对,不悟今朝遥相思。不知如何?「琴心提议道。  「好主意!我来写哦!希望相公不要生气的好。」柳涵英有点担心的看了我一眼,将怨妇的话写在相公的画像上,相公不会想到是我们在埋怨他吧!  在我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我身边舒儿几女都睡着了,只有听雨在看书,她见我从怀中醒来将书放下了。  「相公,你醒了,怎幺不多休息一下。」  我起身将听雨抱入怀中,让她和我一样睡下后说道:「不睡了,相公如此靠着你,你不累吗?会不会影响孩子。」  我紧张的表情让慕容听雨笑了出声,「傻瓜,学过医术的人怎幺连常识都忘了,放心孩子没有事,最重要的是相公没事就可以了,相公知道吗?听雨不可以没有你的,相公不可以将听雨丢下不管。」慕容听雨将我抱的紧紧的。  「放心,相公不会丢下你们的,你们都是相公的心肝宝贝。」我吻了她的脸颊一下后,也将她抱紧安慰着。  「相公,陪听雨出去走走好吗?不过相公不可以乱跑?」慕容听雨提议的同时还不忘了要求我。  「好!相公只是陪你,不会乱跑的。」我起身穿衣,为可以出去透气而高兴,慕容听雨看到我孩子气高兴的模样,不由歎息她们似乎做错了决定。  我穿好衣服后,眼尖的看到桌子上的画像,我走了过去,让慕容听雨紧张不小。  我看到那张栩栩如生的画像,不用问就知道是舒儿画的,在看到旁边附加的字,就明白了她们在开我玩笑,不由开怀的笑了起来,「把它表起来给孩子看,一定不错,你们说对吗?听雨。」我提画问道。  慕容听雨没有反应过来时,就见到我已经走出了门,她急忙跟着出去。  第八章  「德福……德福……」我在院子里大声的喊叫。  德福听到我的叫声飞快的赶了过来,「主子,你起来了,有什幺事奴才可以帮忙的。」他急忙的说道。  「K ,这幺慢,帮大爷我将这幅画表起来,大爷我要留给自己的孩子看,他们的娘亲画他老爹的死猪样。」我得意的说道。  慕容听雨被我的话都逗的笑倒在我的怀里,埋怨的说道。「讨厌!那有人如此的形容自己的。」  「就有,相公就是天下绝无仅有的一个。」我将她搂在怀中说笑。  「好了,我们快点,不然舒儿相公你出去了,要埋怨死人家了,我们去看小奇吧!他可是非常的担心相公。」慕容听雨微笑的看着我。  「好!大爷我也好久没有看到那小子了。」我将她拦腰抱起说道。  「相公,你身子还没有复原,将人家放下来吧!相公已经很累了。」慕容听雨心疼的看我。  我邪气的一笑,「想让相公不累,可以多亲相公一下,相公会跑的飞快。」  「相公,你……讨厌!人家关心你,你还取笑人家。」慕容听雨听话的搂着我的脖子,不住亲吻我的脸颊。  我微笑的一笑,走的更快。「相公,你别着急,慢点走,拉着伤口了怎幺办。」慕容听雨紧张的斥责。  「相公就放你下来,你看前面不是要到了吗?」我停下来让她自己看。  「放人家下来好吗?让小奇看到,人家一点威严都没有了。」佳人埋怨的说笑。  「好相公放你下来。」我听话的让她自己站好,搂着她说道。  当我和慕容听雨进入练功房的时候,看到何向晚她们都在那里,慕容小奇正在练习刀法。见到我的到来非常开心的跑来,「姐夫,你好大的胆子,自己跑来了,当心我姐姐她们不让你进房。」慕容小奇没有注意到听雨调侃着我。  「小子,你积点口德好不好,不看看我身边站着谁就如此说话,看来你这次想抄金刚经。」我敲了一下他的头说笑,慕窖小奇看到听雨严肃的看着他,都觉得天旋地转了。  我听到了明显的抽气声,见到小奇如同小鸡看到老鹰一样的往我身后躲,我邪气的一笑他的没出息,在生气的佳人脸上香了几口,惹的慕窖听雨满脸羞红,幽怨的看了我一眼。  「讨厌!只会逗人家!」佳人在我怀中撒娇,让身边的几女大开眼见,这是慕容听雨吗?和南宫冰雪可以相提并论的人,就连童云月都不相信的张口看着我。  「这个男人是个危险的人物,冰雪我们最好不要招惹他。」童云月非常小心的提醒。  「宝贝,你将小奇吓着了,他只是和相公开玩笑,你让他放松点,小孩是不可以有如此多的负担的,我不希望他和相公一样没有童年。」我哄着生气的慕容听雨,不由说出了让自己也不高兴的事情。  何向晚在一边聪明的发觉了,「相公想提一下吗,向晚从来没有听过相公提起自己的童年,相公是皇族最宠爱的宝贝,一定非常的幸福。」  我没有微笑,只是淡淡的看着她,「到相公这里来,相公告诉你。」我的面无表情让他惊讶。  「相公,你……」慕窖听雨也发觉我在颤抖。  「没有什幺,相公想起了不开心的事隋,让相公在你怀里躺一会好不好。」  我在慕容听雨的怀中吸取着她的体香。  「老大,你醒了也不告诉我一声,你太……」玉玄子还没有进门就喊叫着,看到我的衰样,他吃了一惊。  在场所有的人都没有出声,非常的安静,玉玄子看到的情况就知道是什幺事情了,「老大,我去找舒儿,你等一下,她马上就来了,你忍一下。」  看到玉玄子快速的远去,慕容听雨和何向晚发觉自己似乎听到了相公的求救声,「相公,你怎幺了!  说话呀!是不是伤口又痛了。」  「没有,相公只是不开心,非常的不开心,我讨厌的老爹害我成那个样子。  「我不满的埋怨着。  「相公,你去教小奇练功发洩一下,我有话对听雨她们说。」舒儿一进门就微笑的说道。  我看到舒儿的那温柔的眼光,没有反对,「你亲相公一下,相公就去。」我邪气的对着舒儿说道。  「相公,你……好了,就一下。」舒儿脸微笑的在我的脸上亲吻,我更加放肆的亲吻她的嘴唇,我克制不了地,吻的更深,轻触她的舌尖。  「呃……」舒儿不禁娇吟一声,似有股无形的力量在体内窜动。  我紧紧地搂住她,胸膛急速上下起伏,我一双幽深的瞳孔更加的深沈,舒儿感觉到了我的亢奋,「相公,你……不要……,讨厌!」舒儿推拒我的更加放肆,幽怨的看着我。  我将她抱住,「对不起,宝贝,相公又复发了,相公答应过你可以忘掉的。  「我歎息的说道。  「没有关系,相公现在可以不烦躁已经很好了。」舒儿抱着我的头,亲吻我一下我的额头。  「相公,快去指点小奇练功了,人家还有事隋要和听雨她们说。」舒儿俏皮的看了一下恢复过来的我。  我点了一下头,「好了,你说比较方便一点。」我有些担心众女听到的反应,一定是很不开心,我不由埋怨起自己的老头来,要不是他,我可以非常成为自己非常满意的人。  「各位姐姐,还是到向晚的听荷居去说吧!在这里舒儿无法开口。」舒儿对众女微笑的说道,她看到听雨众女的紧张。  何向晚和常弄欢走的时候对我笑了一下,她们非常担心我心里隐藏着一些可以让我发狂的秘密。  「各位姐姐,舒儿说的话,请各位不要传出去,会让相公下不了台的。」舒儿郑重的警告。  「有什幺秘密不可以传出去的,那个好色的男人,也会有秘密。」萧湘不满意的说着。  「湘妹,如果你不喜欢听,可以出去,你还不是恭亲王的福晋,没有关系的。」纪青然已经受不了,她对我的无理取闹了。  「你……,出去就出去,婉儿、玲珑、冰雪,你们也不是他们相公的妻子,一块出去吧!」萧湘气愤的说道。  「湘妹,青然是无心的,你别生气了,坐下来听了。」唐婉儿温柔的打圆场「哼!那个好色的人,只有你们才当他是块宝,本小姐不稀罕,你们继续说,我要离开了。」萧湘不理会舒儿她们的劝阻离开。  「她,气死我了,相公又没有得罪她,她干吗非要和相公作对,不知道相公是怎幺忍受的住不发火的。」纪青然埋怨着。  「好了,青然,我要说喽!」舒儿温柔的看了纪青然一眼,继续说道:「相公的心病是四书五经史记,以及让他心烦的小孩子玩乐时快乐的笑声,那时的相公是不可理喻的,他甚至会迁怒的折磨自己,来惩罚自己的没有胆量和先皇抗衡,相公没有童年,他的童年是在书本和马背上度过的,不像小奇有如此的负担还可以玩乐。」  众女都惊讶的听着,难怪相公说小奇幸福。  「先皇不理会相公的感受,不住的逼迫他学习任何东西,琴棋书画,骑马射箭,什幺都要学习,那时相公才只有五岁,先皇说相公是继承大统的人选,让受到所有阿哥的算计,在那时只有当今的皇上可以帮助他,从那时,每当看到其它人在一块玩乐的时候,相公就讨厌他学习的可以让他成为帝王的东西,所以相公为了摆脱,就开始调戏宫女,凡是入宫来玩的众位大臣的女儿,他都放肆的调戏,后果就是让先皇彻底的失望,让他成为王爷,到边疆去打仗。」舒儿心痛的回忆起我告诉他是的表情,她好想不让我伤心,恢复过来,非常的快乐。  「后来,相公过的非常的逍遥,山高皇帝远,在沙场,相公结交了许多的朋友,所有八旗的子弟都非常的敬佩相公,当相公是兄弟一样,现在相公的威望还是如此,不信你们可以去京城的八旗军营,他们一听你是恭亲王的福晋,他们会用迎接皇帝的礼节来迎接你们。」舒儿骄傲的说着,她去过军营,那种拥护是无人可以取代的。  「所以,我们不可以问相公童年的事隋,相公会不开心的。」舒儿的结尾带着严重的警告,似乎在告诉她们谁要对相公提起,她第一个和那人翻脸。  在我的这边,「老大!你终于可以出山了,我还以为你伤的下不了床了。」  玉玄子调侃着我。  「K ,NYYD,大爷我生龙活虎的快乐的不得了,在床上闷坏了,所以出来教小奇的武功,让小奇学会了,以后就可以不用劳驾老儿你帮忙捉鱼了。」我邪气的一笑,这个混蛋居然养胖了。  「老大!你的身子适合……我什幺也没有说,老大说可以就可以。」我用杀人的眼光看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毫无骨气的变节了,看来做他的老大还要防着点我给他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拉着小奇大步的朝有小溪的方向走去。  何向晚身边的小云见到方向不对连忙去告急,与此同时小妹在大厅中看到萧湘放肆的行经后也向何向晚告急。 第九章  「小姐,不好了……姑爷……姑爷他……,他带着小奇少爷去小溪了,说要是捉鱼。」小云断断絮絮的将话说完。  「小云,你怎幺每次都吓我,害人家以为相公出事了。」何向晚拍拍胸口,不乐的说道。  「小姐,人家只是赶急跑来,要换气而己。」小云委屈的说道。  「好了,快带我们去,相公的伤口是不可以碰水的。」常弄欢非常理智的说道,她心疼我心里居然承受着如此多的压力,还可以谈笑风生。  「小姐,不好了,萧湘小姐闯祸了。」小美扔给何向晚的是更大的灾难。  「湘妹又出了什幺事。」唐蜿儿非常紧张的问。  「她代小姐回话,要天蚕门不要理会,胭脂魔君和绝情宫的恩怨,让她们自己去斗,还将夜门主给舒儿小姐的信拆了着,最后将信气愤的扔掉了,奴婢将信检了回来。」小美的话让在场的所有女子都倒吸了一口气。  「天!湘妹她也太放肆了吧!不可能,这是她吗?」童云月惊讶的喊叫道。  舒儿沈重的接过信说道:「从今天起,我不认识她,她的胡话一定会将我和夜姐姐的计划都打乱的。」  「什幺计划?难道是和绝情宫有关。」童云月好奇的问。  「没错,的确和绝情宫有关,相公这次惹上夜姐姐,也和绝情宫有关,要不是为了玲珑,相公才不愿离开他的销魂窝呢!」常弄欢没有好气的说道。  「玲珑,不要埋怨自己,相公喜欢你才去帮你的。」何向晚微笑的对正在皱眉的莫玲珑说道,却不知道她的话让莫玲珑脸都红了。  「讨厌,只会取笑人家,人家只是觉得你家相公不坏,又没有说错,干吗要取笑人家,不和向晚姐姐说话了。」莫玲珑鼓着脸颊动人至及。  「绝情宫的事我以后解释给你听,小月你满意吗?」常弄欢看着满脸疑惑的童云月,她知道她的性格,不可以带着问题的。  「可是,如果不快点回信,会让夜姐姐乱猜的,我们该找谁来处理。」雨微有些着急的说道。  「我有一个人可以,他可是老江湖了,陪过先帝下江南。」舒儿微微的一笑,转身对小云说道,「将我们的总管德福请来,说我有要事要他去办,小美也同时麻烦你给我去笔墨来。」  「还是舒儿周到,这点我不如你。」何向晚赞歎舒儿是个奇女子。  「不要取笑我了,处理完还要阻止相公下水,玉哥哥是阻止不了相公的,相公生气的时候,与生俱来的王者气质玉哥哥有些害怕。」舒儿取过小美送过来的笔边写边说道。  「福晋,你找小的,不知道有什幺事。」德福进门微笑的说道。  「德福,劳驾你去将这封信交给微霞山庄的庄主,相公的福晋夜无暇,这可是关系到人命的,所以让你去一趟。」舒儿非常温柔的说道。  「放心,奴才一定完成任务,奴才这就出发。」德福非常听命的离开。  「哇!这个管家好好说话,比我家的管家要好多了。」唐蜿儿歎息的说道。  「婉儿,如果你不喜欢你家的管家,可以嫁过来德福非常的听话的。」听雨调侃道。  「讨厌,人家只是说道,听雨你取笑我。」唐婉儿生气的说道。  「好了,快去小溪吧!时间来不及了,要想相公处理武林大会的事,现在就得赶去,至于处理湘姐和解释,过会在说。」上官芯己经着急了。  当它们在路上的时候,我己经开始教慕容小奇了,「小奇,姐夫交你的武功非常的简单,你用姐夫教你的太极拳运用」混元是气「内功心法一块向小溪扫去,然后在弹起水花的同时手脚并用的去捉鱼或是用脚踢鱼。这就是飞鱼拳法,对付和空中与你交手的人非常的有用。」我小声的解释完。  「姐夫,这幺有趣的功夫,我要去试一下了。」慕容小奇高兴的跑到小溪边,运气起来,「一举动中周身俱要轻灵,尤须贯串,气宜鼓蕩、神宜内敛,无使有缺陷处、无使有凸凹处、无使有断续处,其根在脚,发于腿、主宰于腰、形于手指,由脚而腿而腰。」慕容小奇非常用心的打着太极拳。  长拳者,如长江大海滔滔不绝也。棚、挥、挤、按、采、例、肘、靠,此八卦。进步、退步、左顾、右盼、中定,此五行,‘棚挥挤按’,即乾坤坎离四正‘采例肘靠’,即龚震兑良四斜角。‘进退顾盼定’,即金木水火土。  当小奇沈浸在武学中时舒儿众女赶了过来,我见到她们着急的摸样,就明白她们担心我会下水,我将慕容听雨和上官芯搂在怀里,微笑的说道:「你们可要睁大眼睛,看小奇的厉害。」  「太极拳,相公你什幺时候交给小奇的,这是武当的镇山绝学。」慕容听雨好奇的看着我。  「每错,相公就是教了,武当的绝学相公就不可以懂幺!相公的太极拳是国师教的,不过我们将它改变了一下,你看清楚了。」我指了一下发功的小奇。  只见小奇用手一推运向溪边,溪水顿时掀起了很高的水花,慕容小奇飞了上去,快速的踢扫,让我大开眼界的同时,脑海里出现了不同的招试。  慕容小奇来到我的面前的时候,我不由夸赞到,「真是武学天才,好聪明!  不过姐夫有更好的交你,你认真的看好了。「  说完我就将武功练了起来,第一招「沖阵斩将」我上身前倾,右拳直出呼的一声打向左边;第二招「千里横行」「我一式」千里横行「,双臂直上直下,猛攻而前;第三招」河朔立成「我右手向上一扬,左手握拳打了过去第四招」扬马立成「我跳起往左旋身一转,左脚落地后双拳齐出,捣向颈部;第五招」  击鼓三通「我双拳呼呼打出,连接三遍,正和」击鼓三通「之意!  慕容听雨认真的看着我的招试,「相公,才是武学奇才,如此短的时间就可以创立这门功夫,如果他出生在江湖,武林盟主都可以让他来做了。」何向晚佩服的说道。  「好漂亮的武功玲珑也要学。」莫玲珑拉住何向晚要求着,这可为难了她,我使完武功后,就听到这句话,那个可爱的女孩子又耍小孩子脾气了,这那里有常在江湖上走动的作风,只怕大爷我将他吃了,她还要在醒了的时候说声谢谢何向晚幽怨的看着我,怪我给她出难题。「x , NND,这门武功是男人练的,女人练了会长胡子的,宝贝,你还要练吗?」我邪气的看着莫玲珑。  莫玲珑被我的话吓的张大了口,连忙回答:「不要,玲珑不要学了。」还不时的往何向晚怀中躲。  「讨厌相公,你吓着她了,你不会想疼爱芯儿一样疼爱她吗?」何向晚白了我一眼。  「宝贝,不可以的,她是什幺身份,如果我今天抱了他,保证明天就尸横街头了,大爷我还是三思而后行。」我讲的头头是道,却将慕容听雨她们给逗笑了「老大!天开红眼了,你居然会转性不打女人主意,值得怀疑,太让人怀疑了,我……」看到我杀人的目光,他停止了调侃。  「k ,你这个吃里爬外的家伙,大爷我什幺你都要插嘴,告诉大爷,你今天又看上了那家的姑娘,胆子变的这幺大,可以和我顶嘴了。」我玩味的看着他。  小美也望向了玉玄子,「老大,你诬陷我,我没有看上其它人,我心里只有小美,不像你好色成这样。」玉玄子投诉着我没有根据的话。  「小子,你面带桃花,不用大爷我做媒,女色自然会找你,也不看看,你可是第一美男子呀」我继续调侃着。  「k ,老大,你不要继续说我了,我还记起了一件事情,老大,你曾经许诺过要娶王尚书的女儿的,他家的女儿夭生就是丑女,脸上有一块荷花胎记,老大你不会忘了吧!虽然王尚书己经辞官,可是老大你是不是应该去扬州去见一下,扬州城公认的丑女王希仪,可是……」玉玄子根本不知道他骂王希仪的危险性。  我没有等他说完就己经一拳挥了上去,「k ,你哪只眼睛看到大爷我不认帐了,大爷我早就写了书信让希仪到苏州来,相信这几天就可以到了,还有希仪只是脸上有胎记而己,她并不丑,你再敢骂她,大爷我绝不饶你。」我气愤的喊道。  「老大,你是认真的,希仪不是你要的类型耶!」玉玄子惊讶于我的表现,和为舒儿出头一样。  「k ,谁说的,她有大爷我喜欢的地方就可以了,你说那幺多的废话干什幺,那朵荷花是人间少有的,犹如荷花仙子下凡一样。」我回忆起第一次见到四岁希仪时的情形。  第十章  「天星,你在干什幺,皇啊玛可是要你用心的练箭。」干隆我老爹威严的督促着我说道。  可是我的耳边不住的有女孩子的哭泣声,完全静不下心来练箭。「啊玛,今天可不可以就到这里,我好累。」八岁的我哀求着我的老爹,我己经连射了四个时辰了,而且每一箭都正中红心。  「好了,你也练习很长时间了,去休息一下吧!」老爹的开恩,让我开心的叩谢。  目送老爹的离开,我就开始寻找哭泣的根源,我看到在御花园的的假山中有一个女孩子在哭泣,我虽然不喜欢女人哭闹,但是我不知道这个女孩子有什幺能耐,居然让我在很远的地方都可以感觉的到。  好小,这是她给我的第一印象,「小妹妹,你哭什幺?谁欺负你了。」我满心的正义感,见鬼了,我好久都没有如此的心情了,我以为自己的正义感己经离开了。  「她们是坏蛋,只会骂我是丑女,希仪不丑,是荷花仙子下凡。」小女孩擡起头来的时候,我看到了人间少有的清澈瞳孔,她那纯净的如清水的美眸,让我离不开眼。  「哼,你一定和他们是同伙,不用如此的惊奇,要笑就快点。」四岁的小女孩居然如此的坚强,是我史料未及的,从她的眼里,我可以看到自己清澈的身影。  从这刻开始我就知道要将她留在身边,「不,希仪不丑,希仪是荷花仙子下凡,他们不和你玩,我和你玩,好不好!我教你骑马射箭,放风筝,只要希仪想玩的,我都陪你。」我善意的对着这个小大人说道。  「你……你不嫌弃我,和我玩。」希仪停止了抽噎的看着我。  我微笑的点头,让她开心的抱着我乱跳,我陪着她玩所有她喜欢的东西,跑便的紫禁城。  「希仪,我给你一块玉佩,你答应我一定要收好,等你长大了,我就娶你。」  我吻了她的荷花胎记,微笑的说道。  「那我也给星星一块玉佩,星星也要收好。」说完从脖子上费劲的取下玉佩,给我带上。  我顺势将她的玉佩放进护身符中,王尚书见到自己的女儿和我站一块有说有笑的时候,吃惊不己。  「王尚书,将希仪照顾好,本王等她长大了就娶她做福晋。」我严肃的说完后準备离开的时候,希仪拉着我不让我离开。  「希仪记住星星的话了,对吗?你会坚强的,不要介意别人说你的。」我当着岳父的面在希仪的脸上香了一下,让王得胜生气的看着我。  后来我才知道王尚书是进宫来辞官,在我弱冠之年的时候,我便命忠心的侍卫骆方心到扬州去经商,让他成为扬州的大户,为的是可以保护我的希仪,没有想到的是骆方心会喜欢希仪的姐姐,希情,所以更加方便了,我也时常通信,只是除了舒儿外,没有人知道而己。  「老大!老大!喂,我在这里,不要连魂都没有了。」玉玄子在一旁拉回了我的注意。  「k ,大爷我正在回忆,你也不用如此的对大爷我吧。」我生气的说道。  「老大,你真的……」玉玄子惊奇的看着我,喜欢丑女不符合我的标準。  「k ,你见过希仪吗?如此的低毁她,如果让她大哥和二哥听到,我保证,你没有多长的日子活了。」  我邪气的看着他。  「哦还有让老大你顾忌的人,我倒想知道是谁。」玉玄子不在意的看着我说道。  「哼!你绝对会惊讶的,与你的两个师姐有关的人,我看你怕不怕,你的师姐可是你的克星。」我搂着舒儿和雨微往回走,不理会这人慢半拍的反应。  「不……不会吧老大,你是在骗我的,不二庄是王尚书的家,你骗人,我才不信王希风和王希强是王希仪的哥哥。」玉玄子追上我。  「清风、明月不是你的师姐吗?怎幺他们不是嫁给了希仪的哥哥吗?要不然大爷我发神经送大礼去祝贺,大爷我是送给大舅子的,又不是送给你的那两位美艳天下的师姐的。」我没有好气的对这个没有脑子的人说道,他和小美在一块越来越傻了。  「老大,你……」玉玄子準备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时候,舒儿接口阻止,玉哥哥,过几天希仪妹妹就要来了,我想希风大哥也会来的,那你就可以见到你的师姐了。「  「舒儿,你也知道老大小时候的事,看来他还不是一般的疼你,居然连小时侯的自闭也对你说。」  玉玄子歎息的摇头。  舒儿温柔的看了我一眼,微笑的说道:「相公说我是他的女人,有权利知道他的一切,包括他有多少女人,要我也要有心里準备,不要到时候埋怨他。」  「老大,你也太狠了吧如此的对舒儿说,你就不怕她伤心。」玉玄子不服气的质问道。  「k ,你今夭还真是麻烦,大爷我对她诚实她就不会伤心了,如果你瞒着小美到外面金屋藏娇,到她老的时候你在告诉她,你在外面还有几个家,我保证她一定会被你气死,大丈夫要敢作敢当。」我没有时间和他乱扯这些了,我肚子都敲警钟了。  「老大……」玉玄子还在叫唤着。  少说几句又不会死,大爷我肚子饿了,什幺话你不可以过会说。「我生气的打断他的话质问的说道。  舒儿温柔的说道:「我让小云己经将晚饭準备好了,我们去吃吧!如果南宫小姐和童小姐愿意可以和我们一块吃,反正唐姑娘和莫姑娘常和我们一块,如果两位不反对的话。」  童云月微笑的回礼:「多谢,我们不习惯和怎幺多的人吃饭,我们还要找湘妹说事情,向晚姐姐她们恐怕也不可以和你们吃饭了。」  「我知道了,你们去处理你们的事情吧要记得吃晚饭。」舒儿温柔的对何向晚说道。  「知道了,我们去了,很抱歉不可以陪相公吃饭了,芯妹,你也来吧!你也是江湖中人。」何向晚微笑的说道。  上官芯看了何向晚一眼,又看看童云月这两个聪明的人,他就知道什幺事情了,和南宫家有关,看来她是非去不可了。  「相公,我……」没有等她说完,我就对她微笑的表示同意,「冤家宜解不宜结相公尊重你最后的决定,这个只是相公的意思而己。」  在听荷居一场争论开始了,「湘妹,你今天是不是做了一件傻事。」何向晚开口说道。  「哪个人是个什幺东西,居然让夜姐姐为他做事,我看不惯,所以就自己做了决定。」萧湘不习惯有如此多的人质问她的过错。  「可是湘妹,他是为了玲珑而让夜姐姐帮忙的,你回绝了帮助可知道如果绝情宫如果真的有事,你又该如何。」常弄欢好声好气的说道。  「如果不是那个好色男人管这件事情,我才不会做如此午决定,他以为自己是王爷就了不起了,让向晚姐姐做这做那的,还要亲自下厨,姐姐又不是厨娘,为什幺要如此的辛苦自己,本来江湖上的事情己经够累人的了。」萧湘替何向晚不值。  「湘妹,相公喜欢吃我做的东西,你不要怪他,他也心疼我的劳累,是我心甘情愿的,给心上人做反是一种幸福。」何向晚淡淡的微笑。  「湘妹,我劝你不要再在向晚面前说她相公坏话了,她不是你相公,人家都不急你介意个什幺,你的话会让向晚心里难受。」童云月不理会她是否听的进去,微笑的说道。  「那个男人有什幺好,就连小月你都给他说好话,喜欢向晚姐姐的王公贵族、武林世家多的是,可她偏偏喜欢一个妻妾成群的人,我不觉得向晚姐姐幸福。」  萧湘还是听不进去的埋怨。  「我看到了,向晚的眼光中的幸福和微笑,我从来没有见过她是如此的满足,就连看她相公时眼睛都在笑,湘妹以后要骂,不要在向晚、弄欢她们面前骂,你骂她们相公的时候,也在骂她们没有眼光,男女之事,我们还不懂,所以少说别人的好,你现在让玲珑很生气。」南宫冰雪面无表情的说道。  萧湘才发觉不对劲的地方,虽然何向晚没有明说,但是每次只要开口骂她们的夫君的时候,何向晚都会岔开话题,她也发觉自己越来越不理智了,特别是见到我的时候,她就会怒火不打一处来。  「好了,人家只是太过于正直认为向晚姐姐她们可以嫁更好的吗?」萧湘无奈的承认错误。  「湘妹你以后不要见相公了,我怕你哪天生气的将他杀了,那我们岂不全要守寡了。」  慕容听雨提议的调侃道。  「听雨你……,人家不见就是了,还取笑人家。」萧湘鼓着脸说道。  「萧姐姐,你以后不要乱做决定让玲珑生气。」莫玲珑还在生气着。  「对不起玲珑,我是无心的,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你娘不杀了我才怪。」  萧湘哄着莫玲珑,谁不知道绝情宫宫主光用眼光就可以杀人。  没有想到的是莫玲珑如此的好骗,一哄她,她就不生气了,还高兴的给萧湘端了杯水,这个女人还真是好骗。  「姑爷,南宫家老爷听说上官小姐回来了,想接上官小姐回去住。」小云进门恭敬的对我说道。  「不见,告诉那只老乌龟,芯儿现在是大爷我的王妃了,还回去做什幺?不过大爷我还是要在天香楼摆一桌谢媒酒,请他务必要到。」我夹菜给琴心时说道「老大,还摆什幺酒,干脆给那老乌龟一顿棍子好了。」玉玄子在一旁不耐烦的提议。  「你是老大,还是我是老大大爷我不动他是给南宫冰雪面子,等南宫冰雪站到大爷我身边婶,就有好戏看了。」我眼光中满是算计。(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一【上】(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一【下】(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二【上】(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二【下】(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三【上】(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三【下】(非原创)採花大帝——卷四【上】(非原创)採花大帝——卷四【下】(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五【上】(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五【下】(非原创)採花大帝——卷六【上】(非原创)採花大帝——卷六【下】(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七【上】(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七【下】(非原创)採花大帝——卷八【上】(非原创)採花大帝——卷八【下】

警告:日本A级作爱片,午夜神器 在线观看,男人天堂2018,午夜电影理论片费看,国产精品高清视频免费,久久爱在免费钱看www,不卡高清AV手机在线观看,操逼图,超碰...含有成人内容!适合20岁以上人群浏览。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 免责申明
[日本A级作爱片,午夜神器 在线观看,男人天堂2018,午夜电影理论片费看,国产精品高清视频免费,久久爱在免费钱看www,不卡高清AV手机在线观看,操逼图,超碰...] 版权所有 ©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