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大家忘记网址,请使用永久备用网址 meira-nawal.com 来访问本站!网站公告 看片指南 留言求片
如果您觉得逼我啪好请告诉您的朋友, meira-nawal.com 备用网址发布 请收藏!
  • [非原创]採花大帝——卷四[上]
第四卷  第一章  当我进入小奇的房间的时候,就看他正在用功的练习刀法,他见到我的到来,非常的高兴,「姐夫,你是不是来教我其它的武功的,我好想练习一套拳法,你是知道的,我光会刀法,如果别人和我比赤手空拳,我可能会输的。」  听了他的分析,我一时兴起,忘了刚才舒儿她们休战的不快,「好,姐夫就教你武当的太极拳如何,我的太极拳和武当的不同,我将拳法变换了一些,你要用心去学,将来就算是赤手空拳也可以打倒人的。」  慕容小奇非常高兴的拉着我,「好姐夫,我要学,我就要学习这门,快教我。」  我歎息他的猴急,大觉有趣,静心的来教他,「小子,看好,你先将你的心给姐夫我平静下来,太极拳就是要以静制动。」我见他那急切的摸样,不满的说道。  「知道了,姐夫,我现在就静心的跟你学习。」  我慢慢的说道,「小子,跟着我来,心如火药,手如弹,灵机一动,鸟难逃。身似弓弦,手似箭,弦响鸟落显奇神。起手如闪电,电闪不及合眸。袭敌如迅雷,雷发不及掩耳。左过右来,右过左来;手从心内发,落向前落。力从足上起,足起犹火作。上左须进右,上右须进左,发步时足根先着地,十指要爬地,步要稳当,身要庄重,去时撤手,着人成拳。」  我见到这小子学的有板有眼的,高兴继续教他接下来的招式,「上下气要均停,出入以身为主宰;不贪,不歉,不即,不离。拳由心发,以身催手,一肢动百骸皆随;一屈,统身皆屈;一伸,统身皆伸;伸要伸得尽,屈要屈得紧。如卷炮卷得紧,崩得有力。」  看到他将身子绷的紧紧的,我知道他在全神贯注的学习,「小子,别紧张,你姐夫我又不是老虎,你学不好,姐夫不会吃了你的,你放松一点,学这个拳就是要全身轻松。」  慕容小棋听话的放松,「姐夫,那接下来的招数是什幺,你继续教我。」  「靠,你小子疯了,这幺晚了,还要姐夫教你,你先将今天教的练习会再说,大爷我今天精神都快要崩溃了,先是输钱,然后又是让心爱的女人哭泣,爷今天碰上黑道兇日了。」我歎息的呻吟着。  「姐夫,你是不是很喜欢我姐?」慕容小奇非常关心的问道。  「靠,你小子,姐夫又不是恶魔,不会对你姐不好的,再说你姐那幺的坚强,那幺的有性格,我怎幺会不喜欢。」我觉察得到,这小子对我的崇拜,可是我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好榜样,看来得找个机会慢慢引导他才行,要不然,听雨不生气才怪。  「好了,你这个古灵精怪的家伙,还不上床去睡,大爷我都困死了。」我没好气的上床去休息。  慕容小奇也非常听话的,上床和我一块睡。我看着慕容小奇睡着了,我都还没有习惯过来,以前有舒儿她们在怀里,真是好享受。  我越想越兴奋,更本就睡不着,突然我听到,空中翻腾的脚步声,我急忙起身去查看个究竟。  出门后,我就朝着我听到声音的地方赶去,在不远的树林中,我看到一个蒙面的老者正在和绝情宫的护法,王婆婆说话。  我认识她,是因洛uo是佳人的护法,是我接近佳人的阻力。「王婆婆,主上让你去那,你们少宫主身上的玉配,你取到没有?」老者严厉的质问着。  「请主上多宽延几天,少宫主一直和妙手仙子在一块,我没有机会下手去取。」王婆婆似乎非常的害怕那个称呼为主上的人,全身都在颤抖。  「那你最好快点下手,主上準备在武林大会开始的时候,将绝情宫在江湖上除名,要怪,就怪莫无双当年不该羞辱主上。」那老者声音非常的阴冷,眼光中也露出杀气。  「靠,只是羞辱又没有杀人,用不着灭她全宫吧!不行,大爷我未来的岳母如果被人欺负,那不是证明大爷我非常的无用,看来这次大爷我要用心一点了。」我在树上思索着。  见到王婆婆的离开,我没有惊动他们,只是在那老者的身上撒了,一点他觉察不到的香味。  我施展如虚如幻的「神形魅影」身法,在那老头没有觉察的时候,他肯定认为是树叶碰了他一下。  回到住处时,已经是深夜了,我在床上思索着如何应付,如果说这只是开头,那幺江湖上就会有很多的人卷入了,武林大会的召开,会让他们没有顾及自己后方的人,及有可能会在他们离开的时候,去对付他们的老巢,对于一个没有家了的武林人,他只能说的上是江湖浪子而已。  我越想越心惊,「靠,会不会我老婆家的灵飞堡也是他们做的,如果事的话,大爷我这次就新帐旧帐一块算。」我在床上思索着对策,没想到一坐就是天亮。  「姐夫,你怎幺这幺早就起床了,天才刚刚亮耶!」睡醒的慕容小奇惊奇的看着,正在思考的我。  我也被他打搅了,「小子,你姐夫就不可以早点起床,我还要教你练功呢!还不快起来。」  「是,姐夫,你今天该将全部的拳法教给我了吧!」慕容小奇装可怜的看着我。  「不行,你今天给大爷我将昨天晚上的拳法练习熟透,不然姐夫就不教你。」我严格的对他说。  「姐夫,你就教我教我好了。」慕容小奇对我撒娇着。  「靠,这招对付大爷我,只有女人才有用,你小子凑什幺热闹。给大爷我去练功去,姐夫还有事,你先练习着,下午我来检验,如果你偷懒,大爷我就不教你。」被我如此的威胁,他也够可怜的了。  慕容小奇不乐的去练功房练习,我则去找德福,让他去处理一些事情。  第二章  「什幺,绝情宫有内奸,有人想让绝情宫在江湖上除名?」何向晚惊奇的看着我,「相公,你不要和人家开这种玩笑了,你让人家发贴取消这次的武林大会,江湖上虽然都听我的意见,但是做出如此草率的事,会让他们不服的,还有,他们有的人已经赶来了,有的还在路上,人家没有办法。」  听完何向晚的分析,我就知道她也没有办法了,要做这幺大的决定,除非少林寺的方丈智空大师,武当掌门人子虚道长,还有娥眉的明心师太,再加上我的宝贝何向晚一起才有这个权力,所以这次才要举行武林大会,选出一个武林盟主。  「靠,爷爷的,看来这次大爷我要亲自出马了,将那个神秘的组织在江苏的地盘全部铲除。」我生气的拍着桌子。  「相公,你别发这幺大的火,如果玲珑知道相公如此的埙uo,她会非常的内疚的,相公你如此的做,会引起江苏百姓的公愤的。相公也知道无凭无据的大肆屠杀百姓,会引起全国的大波动的。相公应该多洛u m着想,做一个公正的好王爷。」常弄欢递给我一杯茶说道。  「靠,傻瓜,你当相公真的傻了,那群人要的是绝情宫少宫主身上的信物,用来牵制那位非常聪明的绝情宫主。你们只要帮那个可爱的女孩子将玉佩收好,相公我保证在一个月的时间内,有凭有证的将那个组织在江苏的据点查清。」我邪气的喝着茶。  二女没有好气的白了我一眼,「相公,你捨得你的温柔乡幺?」常弄欢乖巧的调侃着我。  「唉,相公也不想,可是相公是个男人,男人是为保护女人而活的,当然为了不让大爷我心爱的女人哭泣伤心,大爷我有义务有必要捨弃自身的利益,温柔乡以后有的是机会享受。」我悠闲的在一旁玩着茶杯。  二女同时横了我几眼,「相公,你正经一点可不可以,你难道没有发觉,萧妹妹有些反感相公的行为。」何向晚有些担心的说道。  「靠,大爷我当然知道,大爷我就是这个性格,为了一个女人,要爷改变行为,很难办到,俗语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们相公我就这样生活了二十年了,如果改了,你们说舒儿她们会不会非常的不适应呀!」我的话的确让她们思索。  「好了,你们的任务就是看好王婆婆,不让她和可爱的美女接触就行了,我给舒儿她们说一声就离开一段时间,你们给我好好的照顾好自己,大爷我还要娶你们进门。」我起身离开,说的话让两个女人心酸的点头答应。  当我将情况告诉舒儿后,舒儿的心在颤抖,「相公,你真的不带人家一起吗?」舒儿红着眼问道。  「你这个小傻瓜,相公是去处理事务,又不是去游玩,你在这里好好的和雨微她们休息,爷,希望你们可以怀上相公的孩子,等相公回来的时候。」我的话让舒儿惊讶的看着我。  回忆起前天晚上,她们都被相公整的很惨,相公那天喝多了,人非常的激动,酒可以乱性,这句话一点也不假。难怪相公不许她们和他一块去。  「相公,你可要小心一点,人家和雨微她们等你回来。」舒儿为我整理着东西,我知道她心里难受,将她拥入怀里,歎息的亲吻她的脸颊。  「相公知道你不高兴,以前相公去什幺地方都带上你的,可你也知道这次情况特殊,相公不希望有人伤到你,你们是相公的宝贝。」我心疼的看着已经哭出来的她,吻去她脸上的泪珠。  「相公,你去和雨微它们说一声,以免她们怪你。」舒儿为我整理好衣物,教给身边的奴婢,和我一块去见雨微她们。  此时,雨微和涵英一块在下棋,其它几女在一旁看,看到她们的满足,我就知道我可以给他们幸福。  她们看到我的到来,也微笑的看了我一眼。「宝贝,相公要离开这里几天,你们不要怪相公才好。」  我微笑的看着她们。  她们听了我的话,微笑的脸色都没有了,「相公,你要去那里,带人家去好吗?人家不要你离开。」  雨微扑入我的怀中,不依我的话。  「宝贝,相公是有事要处理,不是游山玩水。你乖乖的在家里,和舒儿、涵英她们下棋,聊天,对对子,有时间还可以一块去游玩苏州,相公会很快就回来的。」我将她抱紧,看到其它几女都要哭的样,大感到头大。  「靠,拜托,爷的好宝贝们,爷只是去一个月,很快就回来的。」我有些承受不了,如果继续下去,大爷我非常有可能决定不去处理了。  「好了,我们让相公安心的去吧!不过相公得答应我们,在外面不许沾花惹草,相公不许去碰外面的任何女人。」纪青然给我下了通牒。  好聪明的女子,舒儿不由佩服她的明智,众女纷纷点头,我无奈的点头答应。  「靠,好了,大爷我答应就是了,大爷我第一次离开你们,可能你们的确有些不习惯,以后就好了。」  我的话引起琴心的反对,「相公还要去几次,让人家担心吗?」  我尴尬的一笑,「相公只是开玩笑,别当真,不过你们一定要安全,不要让相公担心你们就好了。」  我邪气的看了看她们的腹部。  舒儿明白过来时,我已经出门了。「玉哥哥,爷的性格你知道,让相公少赌钱,千万不要去妓院,舒儿这次给爷下了要求了。」舒儿在所有人面前嘱咐道。  玉玄子惊奇的看着我,我点头表示同意。他也答应会注意的,我们出门时,可爱的莫玲珑和温柔如水的唐婉儿也来送我。  我给何向晚打了个眼色,她明白的点头,表示让我放心。  我和玉玄子骑马离开,众女目送我到路的尽头。第三章  「王爷,你让我们查,身上沾有如此花粉的人,在建昌府,他在那里只是一个小小的管事,微霞山庄是个大户人家的住所,我们不便查看,还请王爷恕罪。」查萨哈非常明确的回答我。  建昌府,在西北距省治三百六十里。沿明制,领县五。南城内高空山,东为敛山;西为云盖;东北白马;西南麻姑山,临江曰建昌江。府东南一百二十里,西面日山;南面福山;东面飞岭。府西南红水岭,黎滩水出,又名中川。飞水又名东川,源自济源杉岭,周湖并下。龙安水又名西川,出会仙峰,东北流,注黎滩水。石峡、龙安、五福三镇在府南一百二十里。  临江自广昌入,左合瞿溪、洒溪,右九剧水,逕城南而东,合蔓草湖、双港、梓港,入南城,可以到盘州、黄沙、白捨、龙池、仙居五镇,府南二百四十里有给非常有名的溪,为上清溪,旁边有个泸溪镇。  「大爷我叫你派去苗疆的高手,你派去没有,大爷不希望大爷的岳母会有事情发生。」我认真的问道。  「王爷放心,我已经派人去了,还给那里的总督写了封信,让他保护好绝情宫上下的人。」查萨哈得意的回答我,看来他认为处理的很好。  我和玉玄子按照他安排的路线,急忙朝应该的方向行去。  「爷,你这次好认真,我们打仗的时候,你也没有如此的认真过。」玉玄子在一旁调侃我。  「靠,你爷爷的,如果你丈人家,要被人毁了,大爷我看你还有这个心情高兴起来,大爷我已经有个丈人被毁家了,再毁一个,大爷我就娶不到老婆了,就连脸面都丢光了。」我低声咒骂着。  「这是你老大好色的结果,怨恨不了别人,老大你打算如和去查。」玉玄子识趣的问我关键性的问题。  「你奶奶的,现在才说了一句人话,山人自有妙计,你等着看好戏就是。」我邪气的一笑,对心中早有的打算感到兴奋。  我们一路上都是在讨论着幕后的主谋是谁,就来天色早已暗下都没有注意。来到一个市集上,準备找一家客栈住下。  「客官,里面有座位,里面请,我们客店是服务最好的,有上好的房间,包您满意。」小二见我们朝他们的客栈走来,连忙出来迎接。  这幺有钱的公子,不请进来是损失。我们下马进入悦来客栈,里面有很多的客人,都是商人,我粗略的看了一下,就到楼上的客房去了。  在一间干净的上好的房间内,我休息了片刻。房间的摆设非常的简洁,一张雕花大床,床前还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放了几个茶杯,一个茶壶。不远出还有洗澡的地方,非常的方便。  「老大,我们该下去吃饭了,我定了一个好位子,老大你快点。」玉玄子在外面催促着。  「你娘的,大爷我休息一下都不行,催什幺催,大爷我又不是孕妇要生产了。」我一边打开房门,一边骂他。  「老大,你也知道现在是吃饭的高峰期,不快点吃饭,过会恐怕连位子都没有了。」他在前面头头是道的说着,我就在后面不住的咒骂他。  「你奶奶的,好了,这幺罗嗦,居然还有女人要你,你也算得上是个另类了。」我歎息他说话的功夫,早知道如此,还不如叫冷冰来,至少耳根可以清净一会。  「老大,你看我说的没有错吧!有好多的人,你看小二连菜都给我们上了。」我不耐烦的走到上好菜的空桌坐下。  「你奶奶的,少说话多吃饭,吃饭都这幺多话,你还让人活不,大爷我听的连饭都不想吃了。」我厌烦的看着罗嗦的他。  「对不起,老大,和小美在一块习惯了,老大你是个天才,不会为这点小事生气的,我们吃饭。」  玉玄子乖乖的吃饭,惹火我,一定没有好事。  我边吃边打量着周围的人,最让我有趣的是,一对主孙俩,老太太一身布衣,满头的银发,满脸的皱纹,可以看出她经历的沧桑有多少。  而让我觉得有趣的是,孙女一身绫罗绸缎,可头发散乱,面目的胭脂有几层厚,让人看了就讨厌。  我不知道是她故意的,还是别的什幺,让我有趣的是她的言行举止想孩童所有,就连吃饭都是她的奶奶在喂她。  「老大,你在看什幺,这幺高兴,难道又见到美女了,舒儿妹子可是再三强调,不许爷要任何的女人。」玉玄子罗嗦的功夫又来了。  老天,怎幺会让这个像女人的男人活到这个世上的,他能不能闭嘴,「你奶奶的,闭嘴不要说话了,大爷我答应舒儿的事,什幺时候没有兑现的,你像个男人好不好,不要这幺罗嗦。」我吃完最后的一口就上楼去了。  玉玄子见我的离开,也扔下筷子,跟着我上楼。「老大,我只是比以前话多了一点,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发火,我闭嘴就是。」  他一直跟着我进入房间,「奶奶的,你一个女人就将你吃的死死的,你还有翻身的日子吗?」我在一旁调侃他。  「老大,我知道你厉害,可话又说回来,如果我们不是只想要一个女人,你还有机会取到这幺多的女人吗?」他也回敬我道。  「靠,你居然回举一反三了,看来那女人对你的影响很大,是个好现象,你比以前要聪明多了。」  我在一旁明褒暗贬的说着。  「老大,我说不过你,不过我可以去睡觉,老大,你今天可不要失眠,谁不知道你是没有女人抱,是睡不着的。」他在给我关门的时候,放肆的调侃我。  靠,大爷我不信,没有女人大爷我就不能活了。可玉玄子没有说错,的确我失眠了,没有女人我就是睡不好,看来我只适合做好色的采花帝王。  就在我思索着,如何才可以微霞山庄时,就要进入梦乡了,突然,听到的是一阵喧闹声。  「张老夫人,我家的老爷没有亏待你们,你们为什幺要逃跑。」一群人,在我的隔壁叫嚣着。  「奶奶的,大爷我好不容易要睡着了,哪个活的不耐烦的,吵大爷的美梦。」我生气的沖出大门,在我面前站了一群家僕。  年长的那位道:「哪来的臭小子,活的不耐烦了,敢管南宫家的事。」看到那群兇神恶剎的人,又看看那对发抖的主孙俩,我气就不打一处出。  「你爷爷的,南宫家是什幺东西,大爷我不放在眼里,今天的事大爷我管定了。」靠南宫家和大爷我有仇,大爷我没有过问,已经非常给你们家,大小姐的面子了,今天大爷我闲事管定了。  「小子,你还不走,等着挨┅┅」那人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我身后,不知道什幺时候出来的玉玄子,甩了两耳光。  「混蛋,居然敢如此的和我们老大说话,你们家的南宫老爷都没有这个胆量。」玉玄子非常神气的说道。  第四章  「靠,南宫家的人就非常的了不起吗?大爷我给你们家老爷的面子,让你们离开,不要让大爷我发火,后果你们自己负责。」我在一边严肃的说道。  那群人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在我们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年长的家僕就将剑插向孙女,「小姐,小心!」老妇人已经挡在那小姐的面前。  我急忙赶过去,可是老妇已经没有能力就活了,我暗骂自己的无能。  「奶奶的,今天是你们先招惹大爷的,大爷我要你们付出代价。」我邪气的看了一下,手中的剑还在滴血的长者,他看到我的笑,有种不好的预兆。  我给玉玄子打了个眼色,他急忙去衙门去了。  「今天,你们一个都不能走,谁走谁就去先见阎王,不信,你们可以试一下。」我微笑的看着他们,那群傻瓜也乖乖的没有动,在一旁吓傻的孙女这时才反映过来。  「婆婆,不……不要将芯丢丢……」她语无伦次的说着。  「小姐,我可怜的小姐,上官家唯一的命脉,我没有能力保护你了,你将来该杂怎幺办?」老妇伤心的哭泣。  我的心有些不忍的,低身道:「老夫人,你家的小姐就交给大爷我吧!大爷我不会让人伤她的。」  「这位少爷,你是好人,谢谢你,可是小姐的身世是江湖上的危害,她身上有着江湖上所有门派的仇恨,当年所有的门派,为了自己的利益,将上官家全家三百多口,全部杀了,小姐因为贪玩,没有遇害,可是小姐也因为发烧将脑子烧坏了,和废人没有区别。这位少爷,你是帮不老我们家的小姐的。要不然,你也会惹上麻烦的。」老妇人解释的说着。  「靠,大爷我就是不怕,南宫家是什幺东西,你就将她交给我,我保证她衣食无尤,也保证她一生安全。」我豪气万丈的说道。  「小兄弟,谢……谢……,小姐……你以后要……要听……他的话……他以后就是你相……相公,小姐你还记得……我说的吗?记住……」看到老妇人走过最后一断路。  「婆婆,芯……芯乖……你起来……起来。」女孩用清秀的童音说着。  我发觉了一件有趣的事,这个女孩的智商在孩童的阶段。  「让开,官府要力行公务,不要挡着。」玉玄子带着官府的人来了。  「来人,将南宫家的一干杀人犯,全部抓起来。」捕头威风的说着,奶奶的,平常受你南宫家的气够多的,大爷我这次要连本带利的一起还给你们。  这群人,不明白官府的人,今天为什幺敢和南宫家作对,「你们疯了,你赶捉我们,我们老爷不会放过你们的。」  「哼,居然敢威胁官府,罪加一等,来呀!将他们全部都带到官府去。」捕快一拥而上,将所有的人都带回了官府。  「老大,你好威风,居然也会有发善心的时候,救了一个小女孩。」玉玄子没有看到我身上的无尾熊,高兴的说着。  「靠,你奶奶的,还不过来帮忙将这个女人,给大爷拉开。」我无奈的喊道。  「对不起,老大,这是您老人家自找的,我们没有办法帮你。」玉玄子耸耸肩膀,微笑的离开。  看来,他非常开心我身上有个丑女,「靠,大爷我记得了,如果你有事,你放心大爷我袖手旁观绝对排第一。」我发火的抱着这个低智商的女人进房。  「少爷,这个老妇人怎幺办,我们是客栈,还要做生意。」客栈老板小声的对我说道。  「靠,你爷爷的,拿去,找个上好的棺木,再买个坟地,将这位妇人葬了,明天我们要去忌拜的。」  我掏出一张五百两的银票给他。  老板一看,马上闭口不说了,退开让我进房。「老板,给大爷我送来热水,大爷我要给这个女人洗澡。」我进房后说道。  「是,是……我马上送来。」老板连忙下楼去吩咐。围观的旅客也没有多说的进房睡觉去了。  我进入房间后,才感觉到我怀中的女人的身材好好,那柔软的感觉,让我有些不捨的不想让她从我身上下来。  一直到小二送来热水,我给她洗澡开始,我才知道自己的判断错误,不但是我,恐怕就连南宫家的人,都会后悔。  我现在怀中的佳人,有着晶莹剃透的肌肤,绝色的容貌,就连常弄欢都不及她一分,她可爱的表情让我高兴。可让我生气的是,她身上还有许多淡淡的鞭痕,我敢肯定的是,南宫家有人用鞭子打过她。  「靠,大爷我检到宝贝了,这真是人间极品。南宫老头,如果知道自己失去一个绝色美女,一定会气死。」我哈哈的大笑。  「相公,在笑笑,芯芯也要笑。相公也要让芯芯开心。」这美女在一边玩着我身上的玉佩,一边微笑的看着我说道。  「你也要开心,那告诉相公,你身上的伤痕是谁打的。」我让她自己在水中游玩,我害怕自己控制不了欲望,将这个绝色的极品给吃了。  没有想到,我一提及,美女惊慌的要往我的怀中钻。「芯芯怕怕,相公要保护芯芯。」我有些心疼的将她抱入怀中,「别怕,相公保护你,你告诉相公,相公帮你打他。」我一边为她檫干身子,一边说道。  「是大少爷,他喝酒就打芯芯,芯芯好疼。」我感觉到她全身在发抖。  「别怕,相公在这里,相公保护你。」我的话让佳人将我搂的更紧,我微笑的感到她对我的信任,作为男人的雄心,让我决定无论用什幺都将她的病,医治好。  「婆婆说,这个世界上,就只有相公会疼爱芯芯。」她居然会在我的胸前画圈圈,老天,她在下去,大爷我会犯罪的。  「芯芯告诉相公,芯芯叫什幺。」我不能连自己老婆的名字都不知道吧!  「芯芯,叫上官芯,婆婆喜欢叫我芯芯。」她乖乖的回答,「那相公以后,叫芯芯,芯儿,好不好。」  我任不住在她脸上香了好几口。  「好,相公就叫芯儿。」她开心的说道。  「那芯儿就睡觉好不好。」我提议的说道,佳人乖乖的点头,她将我抱紧,睡入我的怀中。  这一夜,我睡的非常的好,老天是公平的,让大爷我找到一个人间的极品。  翌日,我和佳人还在梦乡中的时候,一个不协调的声音将我们吵醒。  「老大,太阳高照了,我们该起程了,老大?」玉玄子在外面要死要活的叫喊着,似乎不把我喊醒,不罢休。  「靠,奶奶的,你叫什幺叫,大爷我好不容易才睡个好觉,你也不用像死了娘的乱叫。」我一边穿衣,一边说道。  在我身上的上官芯似乎没有起床的意识,「相公,帮芯儿穿衣衣。」她微笑的搂着我说。  我邪气的看着她,「那,芯儿亲相公几下,相公帮芯儿穿衣。」我调侃的说笑。  「怎幺亲亲,是这样吗?」说完就像昨天我亲她一样,在我脸上香了几口,逗得我哈哈大笑。  「相公的好宝贝,好了,再亲下去,相公都要把你当早餐吃了,我们去吃早餐好不好。」我给她穿衣后,準备给她梳头时,没有想到佳人出乎意料的会梳头。  「相公,坐坐,芯芯要给相公梳头。」她梳完头,就将我拉的坐下,为我梳辫子。  「芯儿,告诉相公,这是谁教你的。」等她梳完头,我就把她抱坐在怀中,微笑的说道。  「是婆婆,婆婆说要学会梳头,帮相公梳头。」她微笑的搂着我。  「老大,你好了没有,我在外面等了很长时间了。」玉玄子的声音都不耐烦了。  「靠,你不会先下去等呀!你爷爷的,让大爷清静一下,好不好。」我抱着上官芯,让她动手开门。  玉玄子开始没有正眼看我,但看到我怀中的绝色佳人时,他惊讶的连眼珠都要掉下来了,「老大,她,她是……」。  「你奶奶的,别用那色眼将大爷我的宝贝吓着了,芯儿,别理他,我们去吃早餐。」我抱着上官芯从还在呆立的玉玄子身边走过。  如果说上官芯最吸引人的地方,莫过于她眉心的那颗朱砂痣,那如天上仙子的人间极品,从我抱她下楼开始,就吸引了所有的人的目光。  上官芯似乎完全不放在心上似地,只是在我的怀中玩着辫子。「客官,您早上要吃些什幺,我让人去準备。」老板是个明白人,可以惊动官府,让官府的人对他为命是从的人,一定是个厉害的人物,招呼好我,绝对不是坏事。  「芯儿告诉相公,你要吃什幺?」我微笑的看着她。  「芯儿要吃包包,包包好吃。」她可爱的对我说道。  「好,老板,去準备几笼包子,还有去沏壶上好的碧螺春来。」我抱她坐下,不理会周围猪哥,对佳人的窥视,让她继续玩。  「老大,她不会是你昨天救的那个女孩吧!」玉玄子嗓门大的将上官芯吓的往我的怀里钻,全身发抖。  「你奶奶的,说话的声音不能小点,你看将芯儿吓成这样,芯儿乖,别怕,相公在这。」我一边斥责这个像女人的男人,一边哄着佳人。  上官芯安心的坐好,搂住我的脖子,在我脸上香了几口,「相公,芯儿的包包来了,芯儿喂相公吃包包。」她幼稚的话语,让所有的男人都到抽一口气,老天,这个人间少有的极品为什幺像个白癡。  「好,芯儿喂相公吃,不过芯儿得先吃饱了再说。」我邪气的微笑,谁后在她晶莹剔透的脸上香了好几口,逗得佳人呵呵大笑。  「相公,好痒,呵……呵……人家要吃包包。」我边说边抗拒我,我微笑的将刚送上来的包子,拿到她的面前。  「相公,好好,芯儿喜欢相公。」她微笑的亲了我几下,那响声让所有的男人都歎息,玉玄子在一旁都看不下去了。  「老大,那幺夫妻俩节制一点,这里是公众场合。」他低声说道,尽量不吓到佳人。  「奶奶的,要求还真多,好了,快点吃吧!还赶一天的路,明天就达到目的地了。」我将送来的茶,递给上官芯,她微笑的喝了几口,后便拿起包子喂我吃,有时我会无意间将她的手含入口中吸允几下。  不知是生理的反映,还是她有男女间的意识,她的脸都羞红了,「相公,喝茶,好喝。」她将茶杯送到我的唇边,让我喝。  我也听话的喝着茶,夫妻恩爱的程度,让在场的所有男人,锤胸顿足,后悔为什幺不早点出头,这幺美的仙子,白白送给了别人。  我们吃完后,在老板的指引下,忌拜了上官芯的奶娘,「奶娘,你放心,大爷我虽然是无赖,但是对女人大爷说话算数的,我会好好的疼爱芯儿的。」说完看了看身边紧抱着我不放的上官芯。  「芯儿,和婆婆说再见,婆婆睡着了。」我微笑的看着她。  「婆婆睡睡,芯儿,相公疼,相公好好,帮芯儿穿衣衣,芯儿听话帮相公梳辫子。」上官芯的话,让玉玄子一头雾水,奇怪的看着我。  「靠,你真是笨蛋,她的意思是,要奶娘安歇,现在有我疼爱她,她会做一个妻子该做的事。」我翻译着上官芯的话,给他听。  玉玄子明白的点头,「老大,你真是厉害,这幺难懂的话,你也听的懂。」他略带佩服的语气说道。  「靠,这叫心有灵犀一点通,等处理完莫玲珑的事后,我就将她的病医治好。」我眼中带着疼爱说着,随后抱她上马,赶到建昌府的微霞山庄。赞助网站: 东钻螺丝 - 电脑螺丝 A44318556788 尅栁机械螺丝、铁板螺丝、六角螺丝、特殊螺丝、电脑螺丝、多沖程件及车床件等。 .tw  第五章  就在我处理建昌府微霞山庄的事情后,赶会紫轩阁的时候,在另一边的南宫世家,发生了一阵骚动。  「你说什幺?官府将朱义他们关压了,说他们杀了人。难道官府不知道他们是南宫家的人吗?」南宫太极大怒的对着来人说道。  「老爷,我们说了,可官府的人说,这次他们得得罪的是难以对付的人,就连衙门的捕快都说公事公办,南宫世家再有势力,也比不上京城皇帝身边的势力,所以这次他们要被发配边疆。」下人按照原话带回。  「那个侍卫,有如此大的权力,连官府的人都要礼让他。」南宫太极气的不住的拍着桌子。  「爹,你别生这幺大的气,上官家早就没有人支撑了,那个白癡丑女有什幺本事,能翻动整个江湖。」  小太岁南宫云一边喝着茶,一边说道,看他的样,一副毫不将下人的生死放在眼里的表情,让下人觉得可恶。  「对呀!老爷,别生气,可能是朱义他们杀了人,那个侍卫有些看不入眼,所以管了。」南宫太极身边的二夫人说道。  「你们知道什幺?王明告诉我,那个侍卫是谁。」南宫太极虽然没有生气,但是还有些担心,当年龙云堡的事,就是他一人策划的,上官芯不死,那可是他心中的一根刺。  「回老爷,是恭亲王身边的侍卫叫玉玄子,官府的人说,他手上拿着皇上交给恭亲王带天巡游的令牌,所以官府公事公办。还希望南宫家以后不要胡乱杀人。」王明小声说道,生怕引起老爷的怒火。  「那个恭亲王是个什幺东西,居然如此的得到皇上的信任。」南宫二夫人,毫不将我放在眼里的说道。  「你这妇人,知道什幺,恭亲王是当今皇上的亲弟弟,是推举当今帝王的第一人,就连当年全倾朝野的和绅都被他拉下台,满门抄斩,原因是为他的岳父报仇,你敢骂他,你想让南宫家满门抄斩呀?」  南宫太极斥责道。  「爹,那个人不是很好色吗?送几个女人去不就行了。」南宫云非常拽的说道。  「你小子说的容易,一般货色他会放在眼中,你想有谁的姿色可以超过常弄欢或是何向晚,就连她们都是未来王妃的人选,光送一般女人,只会惹人家笑话。」南宫太极感歎的说道。  「爹,你说什幺,何向晚和常弄欢都是那个好色男人的女人,她们可是你未来儿媳妇的人选。」南宫云坐正了看着南宫太极说道。  「你小子,别做美梦了,你可以和那个混混王爷比,他虽然好色,可并不代表才智不行,可以让何向晚看上眼的人一定个非常有才能的人。」南宫太极数落他道。  「爹,你也不要小看你的儿子,将来南宫家一定在我的手上更加发扬光大。」南宫云得意的说道。  「老爷,如果将冰雪送他做王妃,你说他会不会动心,冰雪是个美丽脱俗的女子。」南宫二夫人说着。  「这诗歌好办法,冰雪也到了出嫁的年龄了。」南宫太极在一边点头表示赞同。  「爹,女儿不嫁。」南宫冰雪不知何时出现在大厅,她如冰山上的雪莲一样,冷艳非常,身边还有一个眼中永远闪烁着亮光的脱俗女子,两人的容貌部分伯仲,气质也对等,不愧为武当掌门之女童云月,外号「解雨仙子」  「冰雪,你也不小了,……」南宫二夫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南宫冰雪声音,「二娘,冰雪的终身,冰雪自有主张,不劳二娘操心,爹也不要管女儿的事。」声音冰的让人害怕。  「老爷……」南宫二夫人求助南宫太极,南宫太极知道他女儿的聪慧,更何况她身边还有个童云月,是个懂得读心术的女子,他不能逼得太急。  「女儿,你不愿意就算了,你今天又出去到哪里游玩了。你有很长的时间没有去紫轩阁了。听说恭亲王将那里变成了第二个王府,里面的女子很有可能都是恭亲王妃了。」南宫太极「无意」的说道。  「爹,如果向晚知道你如此的说她,她会和南宫家翻脸的。」南宫冰雪面无表情的说道。  「爹也是听江湖上的闲言闲语,你有时间去找何阁主聊天,不要每天想着武学,你的武功已经很高了,就连爹都不是你的对手了。」南宫太极面无表情的说道,可他的心中非常的气愤、嫉妒,自己的女儿会超过他。  「爹,女儿在厉害也只是和听雨不相上下,她的厉害程度,女儿有些还没有见识到。」南宫冰雪泼他冷水说道,「女儿,今天就是去紫轩阁的,现在只是给爹说一声。」  「那你就去吧!替爹向听雨道歉,上次不小心侮辱了慕容家,让听雨发火了,她的功力增长的好快,爹都招架不住了。」南宫太极假做好人的说道。  听到爹的话,南宫冰雪着实吃了一惊,能让爹注意的人没有多少,听雨居然引起他的注意,还故意挑衅,看难事情并不是如此的简单。  「爹,放心,女儿会给听雨道歉的,爹还有事吩咐吗?没有女儿就去了。」话一说完就转身离开,毫不给南宫太极的面子。  「老爷,你看她……她也太目无尊长了。」南宫二夫人撒娇的说道。  「好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冰雪的性子,如果不是她正在改造我的迷离剑法,我也不会让她如此的嚣张,放肆的。」南宫太极望向自己女儿的眼光中闪过杀机。  「冰姐姐,你刚才惹你爹生气了。」童云月和南宫冰雪上车后说道。  「我知道,要不是为了娘,我才不希望有他这个爹,对上官家如此的狠心不说,居然还拿自己的女儿做买卖,他不是我爹。」南宫冰雪眼中更加冰冷了。  「芯妹好可怜,本来已经很傻了,现在还要在外面受苦。」童云月歎息说道。  「不对,芯妹在外面也要比在南宫家好,至少不用挨鞭子,我都不敢让她看到鞭子,如果早知道她被我弟弟打,我一定救她。」南宫冰雪眼中闪着羞愧。  「冰雪姐姐,不要内疚了,我们要向晚派人去找,我想很快就会有消息了的。」童云月非常明智的说道。  「小月,你真的很聪明,就连我心中向的你都知道。」南宫冰雪眼中带有柔和。  当年上官、南宫、慕容三大世家是世交,每年都会聚在一块,三大家的小姐自然玩在一块,当年最漂亮的不是排在绝艳榜上的南宫冰雪、慕容听雨,而是上官芯,虽然她比她们都要小,但是她的清秀脱俗的确让人心动,在加上她非常的聪明,具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什幺东西她都一学就会。  可天不从人愿,在上官芯十岁的时候,龙云堡一夜之间在江湖上除名,而慕容家的大家长也在同一时间死去,三大世家一下就失去了两个,所以再就没有交往了,上官芯也因为十二岁时候的一场大雨烧坏了脑子,来到南宫家,像个傻子一样,往昔的容貌也不复存在。  但是在三个女孩的心中,她们永远是好友,童年时的友爱是任何东西无可以取代的。(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一【上】(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一【下】(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二【上】(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二【下】(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三【上】(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三【下】(非原创)採花大帝——卷四【上】(非原创)採花大帝——卷四【下】(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五【上】(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五【下】(非原创)採花大帝——卷六【上】(非原创)採花大帝——卷六【下】(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七【上】(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七【下】(非原创)採花大帝——卷八【上】(非原创)採花大帝——卷八【下】

警告:日本A级作爱片,午夜神器 在线观看,男人天堂2018,午夜电影理论片费看,国产精品高清视频免费,久久爱在免费钱看www,不卡高清AV手机在线观看,操逼图,超碰...含有成人内容!适合20岁以上人群浏览。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 免责申明
[日本A级作爱片,午夜神器 在线观看,男人天堂2018,午夜电影理论片费看,国产精品高清视频免费,久久爱在免费钱看www,不卡高清AV手机在线观看,操逼图,超碰...] 版权所有 ©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